首页>>特别推荐
曲青山:“两个伟大革命论”是党的重大理论创新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8-04-19 来源:
    

“两个伟大革命论”是党的重大理论创新

曲青山

 

2018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了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和领导全党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断,形成了一个新的重大命题,即“两个伟大革命论”,这是党的一个重大理论创新。

“两个伟大革命论”是对马克思主义革命论的继承和发展。我们党一直坚持马克思主义关于革命的思想,并且有新的发展和运用,突出的表现是为改革开放赋予了革命的意义。“两个伟大革命论”是对马克思主义和我们党革命论的继承和发展。这个理论既把革命和改革贯通起来,又把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贯通起来。这两个贯通是有充分实践根据和理论依据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事物的发展变化有突变和渐变两种形式,因此革命也就有了广义和狭义之分。从一般意义上说,狭义的社会革命是暴力革命、社会制度变更,狭义的自我革命是脱胎换骨、除旧布新;广义的社会革命是改革、完善体制机制,广义的自我革命是坚定革命意志、发扬革命精神。“两个伟大革命论”是狭义革命论和广义革命论的有机统一,为我们正确认识革命的性质、功能、条件和范围提供了基本遵循,也为我们在新时代推进伟大的社会革命和伟大的自我革命提供了科学的思想指引。

“两个伟大革命论”是对中国共产党历史主题主线和主流本质的深化和拓展。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主题主线是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我们党97年的历史分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两个伟大革命论”把党肩负的两大历史任务和党的三个历史时期连接和贯通了起来。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主流本质是“不懈奋斗史”“理论探索史”“自身建设史”。“两个伟大革命论”又连接和贯通了我们党的“三个史”。“不懈奋斗史”记述的就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的历史;“理论探索史”“自身建设史”记述的则是我们党领导全党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的历史。“两个伟大革命论”深化和拓展了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主题主线和主流本质,也就澄清了过去一个时期我们对“革命党”“执政党”的不准确区分和模糊认识,为回击历史虚无主义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纠正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和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进行相互否定的做法,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武器。

“两个伟大革命论”为我们党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供了前进方向和战略指引。“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以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二者统一于党领导的伟大的社会革命和伟大的自我革命的实践之中。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纲挈领,统并归纳,就是要解决和处理好“两个伟大革命”的关系问题。其方向和要旨,就是要将“两个伟大革命”贯穿体现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之中,以“两个伟大革命”为方向和牵引,将“两个伟大革命”推进好,以伟大的自我革命推动伟大的社会革命,以伟大的社会革命引领伟大的自我革命。

“两个伟大革命论”为我们党跳出历史周期率提供了根本方法和具体路径。这个根本方法和具体路径,就是全面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全面从严治党,发扬我们党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伟大的自我革命的成效,是我们党能否领导伟大的社会革命的前提和条件;伟大的社会革命的成效,是对党伟大的自我革命合格与否的检验和证明。两者是辩证统一、相辅相成的,它们之间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相互影响,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只有两个伟大的革命都搞好了,我们党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思考,不是从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维度和时间节点来衡量的,而是着眼于上千年的时间、几十代人的持续努力和奋斗,直到在中国完全建成社会主义社会,最后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

“两个伟大革命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又一重大理论成果,对推进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和推进我们党领导全党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必将产生强大的指导作用。

 

(本文作者: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教授)

(来源:《百年潮》2018年第3期)

打印】        【关闭】        【TOP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