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毛泽东研究
孙毅与毛泽东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7-11-24 来源:
    

孙毅与毛泽东

赵勇田

 

孙毅将军是我军有影响的高级军事指挥员、军事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笔者有幸在他身边工作、学习、战斗,前后长达六七十年。将军生前曾对我细说他多次聆听毛泽东教诲的往事,令人难以忘怀。

有幸结识毛泽东

孙毅曾在旧军队谋事11年,风雨漂泊,历经坎坷。他所在的部队——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路军,于19311214日在江西宁都举行起义,步入中国工农红军行列。从此,27岁的原中校参谋孙毅获得了新生。

19321月中旬,孙毅受红五军团参谋长赵博生的指派,带领本军团200人组成的参观团,到红三军团参观、学习。他们到达江西会昌红三军团驻地时,受到红三军团总指挥彭德怀、政治委员滕代远的亲切接见,并被安排到部队参观、座谈。随后,他们来到红色首都江西瑞金,第一次见到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

毛泽东操着典型的湖南乡音对参观团成员讲话。他说:“听说同志们来瑞金参观、学习,我非常高兴。你们到了瑞金,就是到了自己的家,大家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提。因为瑞金驻有党中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党中央是咱们自己的党中央,苏维埃政府是咱们自己的政府。我欢迎你们到这里来参观、学习。第二十六路军光荣起义投向人民方面来,为工农红军增添了新生力量。”

毛泽东的讲话,使孙毅感到格外亲切,他反复琢磨着刚刚听到的“自己的党中央”“自己的政府”那句话,感到新鲜、有趣、富有魅力。这也使他看到了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区别、工农红军与旧军队的区别。他激动地说:“生平第一次听到这么生动有趣的讲话,让我茅塞顿开、永生难忘。”

参观红军部队时,参观团还得到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周恩来、参谋长叶剑英等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和热情关怀。

返回红五军团后不久,孙毅便投入紧张而艰苦的战斗之中,参加了著名的赣州战役、粤北水口圩之战,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后来,他被调到瑞金红军学校担任军事教员,得到两任校长刘伯承、叶剑英的称赞,并在这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4年春,孙毅衔命赴粤赣军区红二十二师任参谋长。6月末,被革职的毛泽东带领五名随行人员,辗转来到红二十二师驻地。这个时候的毛泽东,几次失权,几经沉浮,多次抗争,这次来红二十二师,是为了搞调查研究。

红二十二师作战室设在村中靠山坡的一座二层小楼上,楼上有里外间。外间摆放一张方桌,桌上放一部电话机和一盏油灯,拐角处支着一块门板,是值班参谋休息的地方;里间也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盏三个捻子的黑油灯,靠墙根用门板临时支起一张床,毛泽东就在这里休息。为了安全起见,孙毅住在外间。

第一天晚饭后,毛泽东询问红二十二师最近的战斗情况。谈话中,他让师长周子昆、参谋长孙毅找来最近六期《战斗详报》,一起讨论、研究。这六期《战斗详报》分别记述了六次战斗的全过程,都是小规模战斗,有得有失。孙毅说,其中有两次是他带一个团去的,每一次周子昆都向团长交代:“由孙毅参谋长协助你指挥!”

孙毅的发言引起毛泽东的注意,他面带笑容对周子昆说:“你们看,叫师参谋长协助团长指挥,团长可以听,也可以不听。你们这样使用参谋长有缺陷,问题就出在‘协助’二字上,这参谋长就不好办了嘛!”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两次派参谋长带部队上前线,他刚从红军学校出来不久,你们当师长、政委的为什么不亲自带队出征呢?仗没有打好,回来你们还批评他,这不公道嘛!”周子昆听了毛泽东的批评,连连点头,说:“主席批评得对,我们一定要改正。”

毛泽东平易近人,每天饭后都要到作战室外间,靠在孙毅的被子上,一边抽烟,一边同孙毅拉家常。

“你是什么地方人,好大年纪?”毛泽东问。

“籍贯河北,今年30岁!”有些拘谨的孙毅出语简洁而规范。

“哦,河北,好地方哇。山川秀丽,人杰辈出。河北省地理位置优越,东临渤海,西连太行山,南接广阔的平原,北有万里长城。历史上,人们把河北称作燕赵大地,古人说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毛泽东深情地赞美河北这块土地,孙毅则被毛泽东渊博的知识深深地折服。

根据当时的敌情,红二十二师要在几天之后转移。孙毅拟就了部队转移的命令,周子昆看过草稿后说:“你呈给主席看看!”毛泽东接过稿子后,示意孙毅坐下,当场挥笔改稿。他指出:“敌情说得不够。”说完,他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加以增添和补充。有关任务区分,原稿写得次序不清,毛泽东也给予了修改和调整。

“参谋长,你看改得适当不适当?”毛泽东把修改好的稿子交给孙毅。孙毅仔细地看着毛泽东亲笔修改过的转移命令稿,高兴地说:“改得好,改得好!”

“毛主席又回来掌舵了!”

19341010日下午4时,孙毅任参谋长的中央军委教导师踏上了万里长征之路。出发前,本该配备马匹的孙毅,却被当时执掌大权的李德歧视为旧军队过来的人,取消了骑马的资格。于是,孙毅坚持用两条腿走完了长征路。

黎平会议决定撤销教导师后,孙毅被分配到军委干部团,任作战科科长。不久,又调到国家政治保卫团当参谋长。

193519日,中央军委纵队进驻贵州名城遵义。1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为保障会议安全,军委把守卫遵义南城的任务交给国家政治保卫团。孙毅当时认真做了各种安排,但他并不知道开的是什么会议,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次会议不同寻常。

会议开始后的第二天晚上,深夜1点多,月明星稀,寒风习习,孙毅带着两个参谋在街上巡逻。他突然看见前面有两个人影在走动,便警惕地走上前去,仔细一瞧,原来是头发长长的毛泽东和戴着深度眼镜的张闻天。两人谈笑风生,看样子是刚刚散会。

“首长好!”孙毅向两位中央领导问好。

“同志们辛苦啦!”毛泽东亲切地问候。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张闻天问道。

“我们是国家政治保卫团的!”

毛泽东伸手摸了一下孙毅那单薄的衣袖,关切地说:“夜间天凉,巡逻时要多穿点衣服。”

“是,谢谢首长!”孙毅答话后,望着渐行渐远的毛泽东,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被增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从此确立了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拨正了中国革命航船的方向。“毛主席又回来掌舵了!”孙毅从心眼里高兴。他也为能参加这次会议的保卫工作而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

喜接复信与见面晤谈

19362月,孙毅跟随毛泽东率领的红一方面军东征。12月下旬,由红一军团副参谋长升任参谋长。19377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孙毅随着由红军改编的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先后任晋察冀军区军政干部学校校长、晋察冀军区参谋长、冀中军区参谋长、抗大二分校校长等职。

在华北敌后战场转战七年的孙毅,于194412月奉命回到革命圣地延安。他暂住在军委招待所,并担任干休所的党支部书记。1214日晚,孙毅端坐桌前,眼望着墙上贴的年历。他永远忘不了这一天——13年前宁都起义的日子。他眼含热泪,挥毫润墨,给毛泽东写信,报告自己的主要经历和目前状况,恳请领袖批评指正。

不寻常的信件,载着有分量的内容,通过邮局寄向毛泽东的住地枣园。时隔一个多月,孙毅收到了回信。他急忙把信封拆开,毛泽东那笔酣墨饱、气势磅礴、挥洒自如、遒劲有力的笔体呈现在眼前:

孙毅同志:

你给我的信早已收到了,今日问边章五同志,知你还在杨家湾,迟至今天才复你,甚以为歉!多年劳苦,希望你好好休息一会。五军团有光荣历史,有惨痛经验,现在可以正确地总结一下。待你在延安休养与学习快要完毕时,我希望和你晤谈一次,那时请你通知我。

此致同志的敬礼!

毛泽东

一九四五年二月七日

这一年,国内外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日本军国主义投降后,国民党反动派玩弄花招,妄图消灭共产党和八路军。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哪还有时间与孙毅“晤谈”呢?孙毅也于当年11月下旬回到阔别五年的冀中平原,先是代理冀中军区司令员,后正式任司令员一职。在与国民党反动派的决战中,他亲自指挥了固安保卫战和胜芳保卫战,为保卫党中央、实施平津战役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受到党中央的重视和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嘉奖。

1948527日,毛泽东到达河北省建屏县(今属平山县)西柏坡,与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会合。消息传到冀中,孙毅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西柏坡距我住地这么近,说不定会有一天能和主席“晤谈”一次呢!

8月中旬的一天,孙毅奉命到西柏坡向中央首长汇报工作,刘少奇、周恩来分别听取了他的汇报。在招待所休息的孙毅心想:毛主席就住在附近,或许能去见他一面,以偿多年的夙愿。经过一番联系,第二天下午3时整,孙毅准时到达毛泽东的住处门口,由秘书叶子龙引导步入毛泽东的办公室。毛泽东写给孙毅的亲笔信

叶子龙对毛泽东说:“孙毅同志来了!”毛泽东从沙发椅上站起来,孙毅忙说:“主席你好!”笑容满面的毛泽东和孙毅紧紧握手,并示意孙毅坐下。

“主席,你在延安的时候,给我写过一封信,还记得吗?”孙毅先开口引题。

“记得,记得,给你回信之后,事情太忙,一直没有谈话的机会。那时形势逼人哟,日本无条件投降,蒋介石抢夺抗战胜利果实。我到了重庆,和蒋介石面对面据理力争嘛!”毛泽东边说边风趣地打着手势。

“你到山城重庆,我回到冀中地区,转眼已是三年啦!”

“是啊,时间如流水,岁月催人老啊!”

交谈中,孙毅简要汇报了近几年来的战斗生活和工作中的得与失、经验与教训等。两人对话,有问有答。毛泽东笑着说:“河北这个地方不错呀,人杰地灵,老百姓讲义气,我们要引导他们将义气变成革命的志气。听说石家庄战役时,冀中军民积极配合,要人有人,要粮有粮,要车有车,要牲口有牲口,这与你们平时工作分不开的嘛!”听了毛泽东对自己工作的赞扬,孙毅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最后,毛泽东对当前国内形势做了精辟的分析,指出:“全国很快就要获得解放,打倒蒋介石的日子不远啦,你回去代我向冀中地区的军民们问好!”

孙毅站起来,激动地说:“主席,请你放心,我绝不辜负你的期望。”

迎送中央领导赴北平

1949115日,华北战略重镇天津解放。不久,孙毅奉命兼任华北军区补训兵团司令员,赴该兵团驻地石家庄接替原司令员兼政委曾涌泉的职务。131日,文化古都北平和平解放。由孙毅兼任司令员的华北第七纵队被调往保定驻防。此外,他还主持着冀中军区的工作。

3月起,驻保定的冀中区党、政、军领导机关为迎接中央首长赴北平而忙碌着,相关工作由冀中区党委书记林铁、军区司令员孙毅担任正、副总指挥。323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五大书记”率领中共中央机关离开西柏坡。由11辆吉普车和小轿车、10辆大卡车组成的车队,载着叱咤风云的一代伟人们,沿着太行山东麓向北疾驰。

次日上午,浩浩荡荡的车队开进保定市区。林铁、孙毅带领机关人员在区党委大院列队迎接中央领导人到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陈云、王稼祥、张闻天、李富春、李立三、杨尚昆、陆定一等缓步下车,院内顿时沸腾起来了。

“这不是孙胡子吗?”毛泽东风趣地问。

蓄着短须、戎装整洁的孙毅目视领袖,举起右手,向毛泽东行军礼,连连说:“主席,你好!”随后,向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一一敬礼并握手。

按照事先的安排,林铁、孙毅陪同中央首长共进午餐。餐桌上摆着保定的甜面酱、白洋淀的鱼虾、满城的驴肉、清苑县的老白干等特产……毛泽东饶有兴趣地对林铁、孙毅说:“明天,我们就要到北平喽,接管全国的政权,筹建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中国共产党奋斗28年、用千万烈士的生命换来的全局性的胜利啊!

聆听毛泽东讲话的孙毅不断点头,同时还给中央首长布菜。

“我们要进北平啦,有一个人我想了很久很久。”毛泽东磕一磕烟头上的烟灰,接着说:“历史上不是有个李自成吗?他进了北京,失败了,被人家赶了出来!”

周恩来插话:“这是一个历史的悲剧,给后人留下了沉痛的教训。”

“是的!”毛泽东接着说,“李自成打进了北京,住进金銮殿,忙着做皇帝。他的丞相牛金星张罗着登基大典,大将军刘宗敏不讲政策、胡乱杀人。当官的只知道享受,当兵的只知道吃喝玩乐——胜利冲昏头脑,李自成进北京没多久,就被吴三桂赶出来了。

这本是中央首长长途跋涉途中的一顿午餐,孙毅想尽量让首长们吃好吃饱,好赶路,因此不断给领袖们斟酒、布菜。可是,毛泽东仍然不愿意离开“李自成”这个话题,他继续说:“李自成是农民领袖,揭竿领兵,前赴后继,好不容易取得胜利,一骄傲就失败了,连他自己的性命都没保住,我们可不要当李自成呀!”

跟随毛泽东南征北战几十年的孙毅,听着这些高瞻远瞩、语重心长的话,深深体味到,只有头脑清醒的领袖才会有如此精辟的见解。

中央首长用过午餐后,听取了林铁的工作汇报。首长们小憩时,5万多军民自发地聚集在保定街道两侧,等待着观看、欢送中央领导人。不多时,一支由小车、大车组成的车队缓缓经过街道,继续北上,群众的欢呼声、鼓掌声经久不息,响彻云霄。

国庆节带队受检阅

为了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两周年,19517月,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致电时任第六高级步兵学校校长的孙毅。电文指出,今年国庆节在北京举行阅兵式,第六高级步兵学校派出一个方队,训练400人至500人,由孙毅带队,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孙毅随即主持召开校党委扩大会议,决定以第三十二步兵学校为基础,组建赴京受阅临时训练大队(简称临训大队)。孙毅任命第三十二步兵学校副校长张戈为临训大队大队长,第六高级步兵学校第二大队政委贾克为临训大队政委,下辖第一队至第六队,实训学员600人。

时间紧迫,任务繁重。725日,临训大队开始训练。经过政治动员,虽然正值酷暑盛夏,但参训的干部、学员都表示要以最优异的训练成果向毛主席、朱总司令汇报。923日,临训大队移师北京,进驻天坛公园,一排排整齐的帐篷就是“营房”。孙毅的帐篷搭在一棵大松树下边,内有一张行军床、一张办公桌,他和参训人员一起过露营生活。经过紧张而又严格的训练,第六高级步兵学校的阅兵方队顺利通过了国庆阅兵指挥部的检验。

930日晚,中南海怀仁堂灯火辉煌、喜气洋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宴正在这里隆重举行,孙毅受邀出席。席间,他举起盛满茅台酒的酒杯,向毛泽东、刘少奇、朱德、聂荣臻等中央领导人敬酒。宴会厅里气氛炽热,回荡着欢声笑语。

101日来到了。这天黎明,朝霞染红了东方,灿烂的阳光驱散了云雾。参加阅兵式的队伍早早进入指定地点,“八一”军旗的护旗手站在队列的最前头,接着就是南京军事学院、石家庄第六高级步兵学校、海军学校的队伍。

上午10点整,阅兵式正式开始。朱德总司令乘敞篷汽车,在聂荣臻代总参谋长陪同下,检阅了排列在天安门广场和东长安街上的陆海空军指战员。当朱德回到天安门城楼上时,分列式开始。

轮到第六高级步兵学校方队出发时,站在方队队列前的孙毅发出“前进”的口令,这支队伍在他带领下,个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迈着坚定的步伐行进在长安街上。

“向————看!”方阵排头兵兼口令员一步一个字地呼喊着。孙毅带领的这个方队正步通过天安门。

此时此刻,已经46岁的孙毅精神抖擞,气宇轩昂,一步一个脚印,勇往直前。由于高度紧张和激动,他心跳加快,眼帘湿润。事后,我多次听他说:“当通过天安门城楼时,脑子里的一切几乎都忘记了,只看见毛主席举起的巨手在晃动、朱德总司令在还礼!”

毛泽东叫他“孙行者”

调任华北军区副参谋长半年以后,195361日,孙毅担任总参军校部副部长,后又调入训练总监部军外训练部任副部长。

1955年,以实行军衔制为标志,解放军现代化、正规化建设进入新阶段。927日,在中南海怀仁堂,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发布命令状,授予51岁的孙毅中将军衔。195781日,在全军官兵欢庆建军30周年的日子里,孙毅出任训练总监部军事出版部部长。

1960914日至1020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会议期间,由总参谋长罗瑞卿陪同,毛泽东在军委办公地点——北京市西城区三座门大街20号接见与会代表。孙毅站在合影用的铁架上倒数第二排。毛泽东步入接见大厅后频频招手,向与会者致意。

突然,毛泽东用手指着在场者中唯一一个留着胡子的孙毅,高兴地问:“你姓孙?”

“是!”孙毅高声回答。

毛泽东当众诙谐地说:“噢,孙行者!”

在场的将军们都笑了。

不寻常的接见使孙毅永生难忘。当晚,他一人静坐桌前,反复思忖着领袖接见时的亲切赞语——或许是说自己与旧军队决裂,投入红军的怀抱?或许是说长征路上徒步跋涉,毫不气馁?或许是说南征北战几十年,仍须继续努力?灯下,他思绪万千,提笔写下一首小诗,以志其事:

宁暴三十年,

东风已驰先。

激励孙行者,

奋勉更向前。

孙毅没有辜负毛泽东的教诲,兢兢业业,勤奋工作,直至晚年。1988年从总参离休后,他把全部心血倾注在青少年教育事业上,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孙毅将军的一生,无愧于“孙行者”的称谓。 

(本文作者:赵勇田,解放军总参谋部政治部文化部原副部长。)

(编辑:赵鹏)

(来源:《百年潮》2017年第10期)

打印】        【关闭】        【TOP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