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刘少奇研究
刘少奇:不学历史,就“理论不起来”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8-07-19 来源:
    

刘少奇:不学历史,就“理论不起来”

刘新庆

 

[摘要]刘少奇勤于学习,也善于学习历史。他把学习历史视为明道理、辨是非、懂理论的重要途径,指出“历史里边也有普遍真理”,不学历史,就“理论不起来”。对于历史的学习,他认为要全面、联系地学,避免成为“爬行的马克思主义者”“跛足的马克思主义者”。对于历史遗产在实践中的运用,他认为要科学分析、合理借鉴、切忌照搬。

[关键词]刘少奇;历史;马克思主义理论

 

作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刘少奇勤于学习,也善于学习历史,并将学习历史视为明道理、辨是非、懂理论的重要途径。刘少奇早年接受过较为正规的传统教育,系统学习过“四书五经”、《资治通鉴》等传统经典。他当年读过的古籍现存七本:一册《资治通鉴纲目》,全书都标满了他阅读时加注的标点;六册《了凡纲鉴本末》,都是用朱笔句读,有一部分内容还以着重号进行圈点。【参见黄祖琳:《青年刘少奇》,中央文献出版社2012年版,第53页。】走上革命道路后,刘少奇仍不忘学习历史,从中汲取探寻革命理论的养分。1939年刘少奇在从延安赴华中局途中,认真学习了《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并作了许多批注。看完后,他还教育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打仗,要学习军事;闹革命,要懂得革命道理。”【李桂芳:《刘少奇文物故事》,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22页。】1942年,刘少奇奉调从华中局到延安工作,途中穿越日伪103道封锁线。在极端险恶的环境下,刘少奇仍然较为系统地学习了一遍中国历史和中国哲学史。【参见刘宝东:《“学习!学习!再学习!”——刘少奇的学习精神和读书方法》,《学习时报》2010年4月5日。】1951年秋,刘少奇因工作劳累病倒,在毛泽东的劝说下去杭州休假一个月。但这一个月刘少奇并没有完全放松自己,而是读完了几本厚厚的《中国通史》,并在书上写满了眉批,画满了圈圈点点。他认为,建设中国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事业,必须熟悉历史、借鉴历史,从我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参见于俊道、张鹏编《老一代革命家的读书生活》,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186页。】

“历史里边也有普遍真理”

刘少奇在1948年12月对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的讲话中,引用列宁的名言“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来说明掌握正确革命理论的重要性。那么正确的革命理论从哪里来?刘少奇非常直接地告诫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学员们,要学习历史。因为“历史里边也有普遍真理”,不学历史,就“理论不起来”【《刘少奇选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17页。】。

针对当时一些干部认为中国的书、毛主席的书都读不完,不愿学习外国历史的倾向,刘少奇一针见血地指出,“学不学外国革命经验的问题,就是学不学马恩列斯理论的问题”【《刘少奇选集》(上卷),第415页。】。他分析认为,马恩列斯理论诞生于欧洲的革命运动中,绝大部分说理、举例时结合的都是中国之外的历史。如果不主动学习国外的历史,就不可能真正理解马恩列斯理论,更谈不上与中国革命经验相结合。同时,中国革命不是孤立的,而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要想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就必须吸取世界各国革命运动的经验教训。他以学习列宁为例说,历史上很多问题列宁早已解决了,像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很多同志才后悔没有早点学习《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否则不至于在国民党叛变革命时毫无思想准备。他又以人民代表会议制度为例说,这种制度就是研究了资产阶级议会制度和苏维埃制度的历史经验提出的。【参见《刘少奇选集》(上卷),第411、415页。】

新中国成立前后,一些党员干部虽忠于革命事业,但存在文化水平偏低,甚至是残留了某些封建习气等问题。例如有些干部不能全面理解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取得革命胜利的深层次原因,简单地认为是自己这么一批人打下了天下,因而居功自傲,产生了“打天下坐江山”的错误认识。对此,刘少奇提出要让这些同志深化对中国革命、世界革命历史的认知,用历史“教育这些同志,以便扩大他们的眼界,纠正他们自大的观点以及其他错误的观点”【《刘少奇年谱》(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第282页。】。用历史加以教育,纠正其不正确观点,其实就是提升这些干部分析看待事物的理论水平和认识水平,避免“理论不起来”,以利于克服本领不足、本领落后的问题。

不做“爬行的马克思主义者”和“跛足式的马克思主义者”

学与思的结合是提升学习效果的良好方法。刘少奇在阅读《苏联共产党(波尔什维克)历史简要读本》时,在第421页批注:“马列主义不是死教条,而是发展着的科学,行动的指南。”【参见苏联共产党(波)中央委员会所设专门委员会主编《苏联共产党(波尔什维克)历史简要读本》,外国文书籍出版局(莫斯科)1939年版,刘少奇同志纪念馆藏,第421页。该书为刘少奇同志纪念馆馆藏三级文物,“波尔什维克”现通译为“布尔什维克”。】可见他在历史的学习过程中,深入地融合了自己的思考。

对历史的学习,要全面地、联系地学。刘少奇指出,党员干部的历史学习,不仅要联系现在的实际,而且要研究历史的实际;不仅要联系中国的实际,而且要研究外国的实际。他指出学习国外历史经验是为了彻底搞懂马克思主义。如果不结合国外历史学习马克思主义,单凭自己的经验领导群众革命,很容易陷入经验主义的泥潭,既看不清未来变化,又找不到前进方向,沦为“爬行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在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问题时又提出,必须投身于密切联系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中,并“结合这种斗争去总结、学习和运用历史上的革命经验”【《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09页。】。这样既“有中国经验,又有外国经验,才有实现正确指导的可能”,才能保证理论的完备性。偏废其中之一,都会陷入教条主义,沦为“跛足式的马克思主义者”【《刘少奇选集》(上卷),第416页。】。他认为中国革命面对的情况只会日趋复杂,工作不进则退。如果以“跛足式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只能导致退步和失败。

1959年11月1日,刘少奇到海南岛崖县(今海南三亚)休假。利用这段时间,刘少奇认真研读了苏联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编写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修订第三版)》下册(社会主义部分)。为了取得好的学习效果,刘少奇还请来王学文、薛暮桥等经济学家,一起边学习边讨论,并对国家性质、无产阶级专政、社会关系改造、社会主义建设等重大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在讨论会上发言指出:苏联的经验和中国的经验都有普遍性和特殊性,如果“认为苏联经验只有普遍性而没有特殊性,中国经验只有特殊性而没有普遍性”,就是片面的。如苏联教科书将国家组织教育群众的职能称为“专政”,实际上就是没有区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没有分清专政和民主的方法与对象。【参见《刘少奇论新中国经济建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376、375页。】通过学习,刘少奇对苏联所走的社会主义道路有了一个较为客观的反思,对社会主义建设的认识有了深化。

批判地接受历史遗产

历史遗产既包括成功的经验,也包括失败的教训。借鉴历史经验可以少走弯路,汲取历史教训则可以不走错路。刘少奇非常重视借鉴历史经验和教训,并对如何运用这些历史遗产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具有很强的实践性。

科学分析历史遗产。1945年5月,刘少奇在中共七大上作《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时指出:“对于中国的与外国的历史遗产,我们既不是笼统地一概反对,也不是笼统地一概接受,而是以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批判地接受其优良的与适用的东西,反对其错误的与不适用的东西。”【《刘少奇选集》(上卷),第332页。】对于历史遗产,刘少奇认为应该辩证看待。他指出,近代以来由于中国资产阶级在政治、经济上的软弱性,与人民联系的缺乏及思想眼界的有限,不能形成系统、科学的关于中国历史与革命的理论。但他们提出的一些革命纲领和一定的民主思想则是有益的遗产,已经被我党继承吸收。这就是他强调的“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分析历史现象”【《刘少奇选集》(上卷),第417页。】。

借鉴历史上的经验教训。解放战争中后期,全国一批大中城市逐步得到解放。如何在城市工作中从严治党,反对贪污腐化,继续保持自身的优良作风,成为我党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1947年9月1日,刘少奇在城市工作会议上指出,“城市工作问题很重要,党的各级领导机关要注意研究这个问题。在历史上因为进城被搞垮了的很多,李自成就是这样。我们要反对贪污腐化。如果我们领导上不注意抵抗这个势力,自己也动摇,也搞贪污腐化,那就保管垮台”【《刘少奇年谱》(下卷),第91页。】。在对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讲话中,他也探讨了反对贪污腐化的命题。他以唐太宗与魏徵争论创业难还是守成难的例子告诫学员,“历史上从来有这个问题。得了天下,要能守住,不容易”。他提出,以后管理全中国,事情更艰难。全国没有解放时广大党员干部可以保持艰苦奋斗,那么全国解放之后呢?我党是否会同国民党一样腐化?他尖锐地指出,胜利后一定会有人腐化、官僚化。他汲取国民党迅速腐化的教训,提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方法,即加强思想教育,提高纪律性。【参见《刘少奇选集》(上卷),第413页。】他的这些观点为新中国成立后的党风廉政建设增添了宝贵的思想资源。

不照搬历史。在如何对待历史的问题上,刘少奇坚决反对刻板的教条主义,强调要借鉴历史,而不是套用历史。他教育党员干部:“历史从来不重复,死板地照着历史上的前例做,是很危险的。”【《刘少奇论党的建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版,第332页。】他指出党的历史上罗章龙、张国焘等都以列宁不服从第二国际、组织第三国际为借口,反对中央,破坏党的统一。但是列宁反对第二国际,是因为“第二国际内部有派别小组,没有马克思主义的精神,那是不革命、不战斗的党”【《刘少奇论党的建设》,第332页。】。同时,他强调“列宁与第二国际发生思想上原则上的分歧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并没有马上就和第二国际分裂,一直争论了十多年之久,等到第一次帝国主义战争爆发,第二国际背叛了无产阶级,参加了这个战争,宣告了自己的破产之后,十多年的事实已经完全证实了列宁的话是正确的,于是在十月革命成功之后,才正式成立了第三国际。”【《刘少奇论党的建设》,第333—334页。】张国焘等不顾我党的实际,一有不同意见就闹分裂,不但违背党的民主集中制,而且损害全党的团结,是完全错误的行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的启迪和教训是人类的共同精神财富”,“只有正确认识历史,才能更好开创未来”。【《人民日报》2015年9月3日。】刘少奇关于重视对历史的学习、研究和借鉴的论述,对我们今天学习和认识历史,特别是运用历史的经验与智慧、教训与镜鉴,助力治国理政的实践,具有启示意义。

(本文作者:刘新庆,刘少奇同志纪念馆研究室副主任,湖南长沙410611)

(责任编辑:赵丛浩)

(来源:《党的文献》2018年第3期)

打印】        【关闭】        【TOP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