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邓小平理论研究
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的发展轨迹和现实意义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7-11-29 来源:
    

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的发展轨迹和现实意义

周锟

 

[摘要]共同富裕思想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经历了不同阶段的反复思考和逐步深化、不断丰富的发展过程。共同富裕思想的最初提出,以邓小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讲话为标志;1984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实践,邓小平提出了完整的“共同富裕”概念;1992年,以南方谈话为标志,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正式形成,共同富裕作为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被确立下来,其理论地位、实现途径和具体措施均得以明确。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贯彻落实共享发展理念的今天,更应该正确发挥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的现实指导作用。

[关键词]邓小平;共同富裕;社会主义

 

共同富裕思想是邓小平理论中的重要内容,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中的一个热点课题。邓小平关于共同富裕的思想不是一下子就完整提出来的,而是经历了不同阶段的反复思考和逐步深化、不断丰富的发展过程。

一、从“使全国各族人民都能比较快地富裕起来”到“集体富裕”

共同富裕思想的最初提出,以邓小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讲话为标志。此时,邓小平提出了“允许先富”思想。他提出“允许先富”,首先是为了反对积弊甚久的平均主义倾向,其宗旨则是以“先富”带“后富”。

早在1954年邓小平就指出:“看来,有些共产党员的头脑里平均主义思想还不少”,“我们不能讲平均主义”。【《邓小平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10211页。】1975年根据他的意见起草的《关于加快工业发展的若干问题》(讨论稿)也明确提出:“平均主义不仅现在不行,将来也是行不通的。”【《中共党史教学参考资料》第27册,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党史党建政工教研室1988年版,第495页。】关于这一点,邓小平的认识很深刻:首先最重要的,“任何革命都是扫除生产力发展的障碍。社会主义总要比资本主义优越。社会主义国家应该使经济发展得比较快,人民生活逐渐好起来,国家也就相应地更加强盛一些”【《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11页。】。而在社会主义阶段的条件下,“必须实行按劳分配,必须把国家、集体和个人利益结合起来,才能调动积极性,才能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51页。】。要重新恢复按劳分配原则,就“应该有适当的物质鼓励,少劳少得,多劳多得”【《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71页。】。“总的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鼓励大家上进。”【《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02页。】这一时期,人们的收入差距普遍不大,邓小平的相关思考也是初步的。

1978年底《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中,邓小平提出:“在经济政策上,我认为要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企业、一部分工人农民,由于辛勤努力成绩大而收入先多一些,生活先好起来。一部分人生活先好起来,就必然产生极大的示范力量,影响左邻右舍,带动其他地区、其他单位的人们向他们学习。这样,就会使整个国民经济不断地波浪式地向前发展,使全国各族人民都能比较快地富裕起来。”【《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52页。】字里行间的含意是十分明确的,就是以“允许先富”为手段,目标是“使全国各族人民都能比较快地富裕起来”。

与此同时,邓小平还在进行着另一项非常重要的思考,这就是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关系问题。19791126日,邓小平在与外宾谈话中提出:“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我们是计划经济为主,也结合市场经济,但这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36页。】在这里,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特征是搞集体富裕,它不产生剥削阶级。”可以看出,邓小平关于共同富裕的思考从一开始就是与市场经济问题相联系的。以后的历史证明,邓小平关于这两个重大理论问题的思考不是相互隔离,而是相辅相成的。另外还可以看到,邓小平关于实现共同富裕的思考,从一开始就包含了对“产生剥削阶级”的警惕,这与之后“消除两极分化”的观点有重要的联系。

1978年底《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和19791126日邓小平与外宾的谈话,哪一次标志着共同富裕思想的提出呢?有学者更倾向于1979年底与外宾的谈话,因为这是邓小平从社会主义本质和特征的高度提出的,而1978年底提出的“全国各族人民都能比较快地富裕起来”与“共同富裕”在表述上还有比较大的区别。也有学者认为,“允许先富”只是手段,只能作为共同富裕思想的一部分。笔者认为,这些观点都有道理,但从历史的观点来看,1978年底的讲话应作为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提出的标志。首先,从理论上看,“使全国各族人民都能比较快地富裕起来”的表述已经比较准确地表达了“共同富裕”的目标,“允许先富”思想又说明了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理论架构。在1978年底的讲话中,邓小平还专门谈到了“在西北、西南和其他一些地区,那里的生产和群众生活还很困难,国家应当从各方面给以帮助,特别要从物质上给以有力的支持”【《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52页。】,较之1979年的谈话,其关于“共同富裕”含意的表达更为充分。其次,从实践中看,由于1979年谈话中的关键内容是关于市场经济的,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还比较超前,因此长期没有对外公布,在这段历史进程中产生的影响有限。而1978年底的讲话是著名的“改革开放宣言书”,在论述以“共同富裕”为目标的“允许先富”思想之后,邓小平特别指出:“这是一个大政策,一个能够影响和带动整个国民经济的政策。”【《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52页。】由此,这一思想迅速为人们所知晓,并在实践中产生了积极成效。从实际效果看,无疑1978年底讲话的贡献更大。

二、“带动其他地区共同富裕”与“避免出现两极分化”

邓小平第一次正式提出“共同富裕”的概念是在1984119日。他在会见来自意大利的外宾时指出:“我们党已经决定国家和先进地区共同帮助落后地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可以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然后带动其他地区共同富裕。在这个过程中,可以避免出现两极分化(所谓两极分化就是出现新资产阶级),但这不是要搞平均主义。经济发展起来后,当一部分人很富的时候,国家有能力采取调节分配的措施。”【《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014页。】

邓小平在提出这一概念时,主要还是着眼于解决区域差异的问题。在具体提法上,他设定了“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前提,明确了“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的主要内容,提出了“带动其他地区共同富裕”的目标。他还指出了实现“共同富裕”的两大障碍:“两极分化”与“平均主义”。

从邓小平提出“共同富裕”时的语境可以看到,他在这段话之前谈的是:“关于经济体制改革,这实际上是一场革命。它是不是正确?归根到底是看生产力能不能得到发展,人民的生活能不能得到提高。只要这条得到证实,谁也不能说我们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是胡思乱想。为什么现在我们党通过了这一决定?近几年来,我们在农村进行了改革,百分之九十的农民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014页。】因此,提出“共同富裕”的目标,最初就是为改革设定的一个目标。而这一理论创新也确是在我国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的改革实践基础上完成的。这一阶段,以农村改革和经济特区为主要内容的改革开放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一方面,1979年以后,已经逐渐推行到占全国人口80%的农村地区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及在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率先进行的经济体制改革,逐步打破了来自传统的平均主义的严重束缚,充分调动了群众的生产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这一改变不仅促进了生产力的大解放,实现了国家经济的高速发展,更提高了全国绝大多数人民的生活水平。这一成功实践更进一步证明了邓小平的两个主张是正确的:其一是“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好办法,邓小平多次表明:“我的一贯主张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一部分地区发展快一点,带动大部分地区,这是加速发展、达到共同富裕的捷径。”【《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66页。】其二是这个好办法可以并且应当从农村走向城市,从沿海走向内地,这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全面改革的重要内容。他还说过:“农村、城市都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勤劳致富是正当的。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是大家都拥护的新办法。”【《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3页。】1984年《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首次以党中央文件的形式正式提出:“只有允许和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企业和一部分人依靠勤奋劳动先富起来,才能对大多数人产生强烈的吸引和鼓舞作用,并带动越来越多的人一浪接一浪地走向富裕。”【《十二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第64页。】

另一方面,在确定整体发展方向的同时,邓小平也敏锐地察觉到“避免两极分化”的重要性。还在改革的初期,198112月,他就有预见性地提出:“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始终要注意避免两极分化。”【《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790页。】到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国逐渐告别计划经济体制,这时社会上产生的一定程度的收入差距,引起了强烈争论。这是否会造成“两极分化”?是否会影响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大局?甚至是否会改变我国的社会性质?邓小平对这个问题的考虑是十分慎重的。他认为:“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39页。】那么,邓小平是如何定义“两极分化”的呢?

前文已述,邓小平在提出共同富裕思想之初,即已提醒人们要警惕“产生剥削阶级”,他关于“避免两极分化”问题的思考,实际延续了这一思路。邓小平在正式提出“共同富裕”概念的同时,也给“两极分化”作了明确界定:“所谓两极分化就是出现新资产阶级。”具体说来,有以下几层意思:

第一,强调实现共同富裕,防止两极分化,是为了坚持社会主义,确保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邓小平推进改革的思考与实践,始终处于复杂的社会环境中,面对的是多方面的挑战。随着改革开放逐渐深入,中国要沿着正确道路前进,既要克服旧体制习惯力量的阻碍,也要排除西方思潮的干扰。他的态度十分鲜明:“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以使中国百分之几的人富裕起来,但是绝对解决不了百分之九十几的人生活富裕的问题。”【《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64页。】我们“坚持社会主义,不走资本主义的邪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23页。】。

第二,站在宏观的角度,观察收入差距是局限于个别现象,还是可能影响阶级关系。他多次谈到:“会不会产生新的资产阶级?个别资产阶级分子可能会出现,但不会形成一个资产阶级。”【《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39页。】“创造的财富,第一归国家,第二归人民,不会产生新的资产阶级。”【《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23页。】邓小平反复强调公有制的重要性:“我们吸收外资,允许个体经济发展,不会影响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这一基本点。相反地,吸收外资也好,允许个体经济的存在和发展也好,归根到底,是要更有力地发展生产力,加强公有制经济。只要我国经济中公有制占主体地位,就可以避免两极分化。”【《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49页。】

第三,将“两极分化”定义为“富的越富,贫的越贫”。1986年,邓小平接受美国记者华莱士的电视采访,面对全世界观众表示:“我们的政策是不使社会导致两极分化,就是说,不会导致富的越富,贫的越贫。”【《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3页。】在绝大多数人民的生活水平都得以提高的情况下,尽管存在一定差别,但并不一定会导致“两极分化”。

第四,防止“两极分化”要依靠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力量。在1984年提出“共同富裕”的谈话中他已表示:“我们党已经决定国家和先进地区共同帮助落后地区。”“经济发展起来后,当一部分人很富的时候,国家有能力采取调节分配的措施。”正是由于“我们社会主义的国家机器是强有力的。一旦发现偏离社会主义方向的情况,国家机器就会出面干预,把它纠正过来”,邓小平相信“我们的社会主义政策和国家机器有力量去克服这些东西”。【《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39页。】

总的来看,邓小平此阶段的思考中,实现共同富裕、避免两极分化的方式是“推动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发展,使人民生活逐步好起来”,“不允许产生剥削阶级,也不赞成平均主义”。【《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091791页。】尽管相信一定程度的收入差距不会影响大局,但邓小平对此还是始终保持高度重视和警惕,他关于共同富裕的思考还在继续发展之中。

三、从“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到“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

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为标志,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正式形成。在此之前,根据改革的丰富实践,以及中国社会快速发展变化的实际情况,邓小平对该问题进行了进一步的理论思考,并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逐步提出关于共同富裕问题的最终设想。这些设想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正式提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明确了其理论地位。19901224日,邓小平在同江泽民等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指出:“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64页。】在这此谈话中,邓小平第一次指明:“共同富裕”正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就在这一年,他还在另一个场合谈到:“社会主义的一个含义就是共同富裕。”【《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12页。】1992年,在著名的南方谈话中,邓小平明确提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3页。】共同富裕成为了社会主义本质的落脚点,标志着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的形成。

第二,关于实现共同富裕的途径和具体措施,邓小平提出了一系列设想。到此阶段,邓小平已经不再从阶级关系而主要从分配角度考虑“消除两极分化”问题,所以总的方向是调节分配。他说:“中国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后,一定要考虑分配问题。”“到本世纪末就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了。我们的政策应该是既不能鼓励懒汉,又不能造成打‘内仗’。”【《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57页。】“十二亿人口怎样实现富裕,富裕起来以后财富怎样分配,这都是大问题。题目已经出来了,解决这个问题比解决发展起来的问题还困难。”【《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64页。】具体来说,主要包括逐步消除区域差别和群体差别两个方面。

在消除区域差别方面,邓小平曾经回顾:“共同富裕的构想是这样提出的:一部分地区有条件先发展起来,一部分地区发展慢点,先发展起来的地区带动后发展的地区,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3374页。】这实际就是“两个大局”的战略:“我们的发展规划,第一步,让沿海地区先发展;第二步,沿海地区帮助内地发展,达到共同富裕。”【《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253页。】他也提出了一些具体措施:“可以由沿海一个省包内地一个省或两个省,也不要一下子负担太重,开始时可以做某些技术转让。”【《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64页。】“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支持贫困地区的发展。”【《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在消除群体差别方面,邓小平主要考虑的是通过税收进行调节和引导:“要调节分配,调节税要管这个。”【《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17页。】“对一部分先富裕起来的个人,也要有一些限制,例如,征收所得税。还有,提倡有的人富裕起来以后,自愿拿出钱来办教育、修路。当然,决不能搞摊派,现在也不宜过多宣传这样的例子,但是应该鼓励。”【《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11页。】当然,如何消除群体差别,他还没有提出完整方案,但他一直在思考:“要利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64页。】

邓小平的这些思考,与他在南方的所见所闻有关。1992121日上午,邓小平来到深圳市的华侨城,参观中国民俗文化村和锦绣中华微缩景区。在这期间,他听取了关于深圳支援相对落后地区情况的汇报,表示赞成深圳每年按固定比例从财政中划出一部分资金作为贫困地区开发“造血”型项目基金的做法。随后他详细阐述了长期以来关于共同富裕问题的思考,使其共同富裕思想达到了成熟的理论形态。【参见《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35页。】

第三,邓小平将共同富裕作为一个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提出来,并认为,这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必然要出现的新问题。如他所说:“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在领导改革开放的实践中,邓小平不断观察实际情况最新的发展变化,他的认识也随之不断发展,实际上关于两极分化的危险,他也认识得越来越深刻:“我们讲要防止两极分化,实际上两极分化自然出现。”“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分配不公,会导致两极分化,到一定时候问题就会出来。这个问题要解决。”【《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64页。】

在改革中,既要克服绝对平均主义的僵化思想,又要同时一步到位完全协调地解决全体社会成员的分配问题,并不现实。改革的目标需要分阶段、有步骤地完成。邓小平认为:“我们是允许存在差别的。像过去那样搞平均主义,也发展不了经济。但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必须搞共同富裕。”【《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12页。】所以,他设想了一些实现途径和具体措施,并在实践中取得了良好成效,比如在消除区域差别方面。不过,共同富裕是一个宏观而复杂的深层次问题,涉及整个社会最广泛的生产与分配,其实现除了发达的社会生产力,还要求一个更加完善的社会管理制度。因此,邓小平晚年特别强调通过完善制度来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他指出:“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的方针、政策,也将更加定型化。”【《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2页。】

邓小平将“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纳入“社会主义本质”的范畴,既标志着共同富裕思想的正式形成,又预示着新一轮探索的开始。邓小平在这里提出了问题,却没有选择直接回答。之所以这样,其一是因为他还没有得出完全的结论。其二是因为当时第一步的发展问题尚未解决好。因此他说:共同富裕“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

四、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的现实指导作用

今天,我国发展已经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我们党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在这个背景下,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仍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作用。

社会主义本质最终落脚在“共同富裕”上,就指明了社会主义的前景。共同富裕这一目标的确立,容易在全体社会成员中达成共识,有利于凝聚各方力量,不断克服现实中的困难。这一目标有比较扎实的生产力基础和越来越清晰的实现途径,是一个经过艰苦奋斗必将实现的目标。当前,在生产力发展的问题得到初步解决后,共同富裕迅速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这既说明了邓小平的预见性,也意味着,只要我们能够真正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就向实现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迈进了一大步。

邓小平共同富裕思想经过了长期思考,已经具备丰富的理论内涵,但仍然是一个正在不断发展不断深入的前沿课题。我们一方面应当非常重视邓小平已经完成的重要探索和理论思考,同时又要立足当今实际,开展新的思考和实践。

比如,在“先富带动后富”的观点中,邓小平着眼于沿海和内地、城市与农村的区域差异,提出的包括资金、技术的转移等解决问题的设想,已经以国家战略的形式如火如荼地进行,取得了非常积极的成效。但还有一些新的问题需要我们继续研究探索和解决。比如,邓小平最早提出“带动”作用,主要指的是示范效应:“一部分人生活先好起来,就必然产生极大的示范力量,影响左邻右舍,带动其他地区、其他单位的人们向他们学习。”【《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52页。】这种带动作用今天当然存在,每个社会成员都有追求富裕、幸福生活的愿望。只是某种程度来说,这种示范效也需要加以引导。再如,如何在实现区域之间和群体之间共同富裕的具体方式上寻求新的突破,也需要进一步探索。

实现共同富裕,第一,要继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贯彻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发展社会生产力,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人类社会正在经历信息革命,中国搭上了这一次技术革命的快车。习近平强调要着力推动互联网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十八届五中全会、“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对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大数据战略、“互联网+”行动计划都作了部署。即使是普通百姓也能感受到互联网企业的快速增长和资源的迅速汇集。因此,在信息革命的进程中,提升我国农业生产力水平,改善农业经济效益,使新兴产业与农业转移劳动力更相契合,将在很大程度上推动共同富裕的实现。第二,我们要在坚持公有制占主体的基本原则的同时,从调节分配角度开展研究。这方面,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形成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全会提出:“紧紧围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深化社会体制改革,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促进共同富裕。”【《人民日报》20131113日。】第三,要打好农村脱贫攻坚战。邓小平曾指出:“耕地少,人口多特别是农民多,这种情况不是很容易改变的。这就成为中国现代化建设必须考虑的特点。”【《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64页。】201733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对推进脱贫攻坚工作提出要求。会议提出:“党的十八大确定了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其中最难实现的就是农村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县摘帽、消除区域性整体贫困。实现这个目标是我们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人民日报》201741日。】

当前,贯彻落实共享发展理念与不断推进共同富裕具有内在一致性。共享理念实质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体现的是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要求。习近平指出:“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不能做超越阶段的事情,但也不是说在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方面就无所作为,而是要根据现有条件把能做的事情尽量做起来,积小胜为大胜,不断朝着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标前进。”【《人民日报》2016429日。】这是党中央关于共同富裕思想的最新阐释。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贯彻落实共享发展理念,是当前我国为实现共同富裕进行的最鲜活实践。

 

(本文作者:周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助理研究员、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北京100017

(责任编辑:茅文婷)

(来源:《党的文献》2017年第5期)

打印】        【关闭】        【TOP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