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的文献》杂志社>>文章精选>>2018年第2期
民主革命时期朱德对如何建设人民军队的几点思考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8-07-19 来源:
    

民主革命时期朱德对如何建设人民军队的几点思考

王盛泽

 

[摘要]朱德曾在旧军队中身居要职,后来参加革命,成为人民军队的缔造者和重要领导人之一。在长期的军旅生涯和革命斗争实践中,他对如何建立、建设一支真正的人民军队进行了深入思考。其中最重要的有三条:一是必须坚持党的绝对领导,保持人民军队的性质;二是必须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实行官兵平等,军民一致;三是必须加强组织纪律性,加强军事训练。朱德人民军队建设思想,对新时代人民军队建设依然有着重要借鉴和指导作用。

[关键词]朱德;人民军队;党的绝对领导;政治思想工作;组织纪律性

 

朱德曾经在旧军队中身居要职,后来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命,成为红军总司令,成为人民军队的缔造者和重要领导人之一。正因为这种经历,他对旧军队的弊端和弱点有着全面深刻的认识和理解,从而对为什么要建立和如何建立、建设一支真正的人民军队进行了深入思考。

一、必须坚持党的绝对领导,保持人民军队的性质

朱德对于旧军队,也就是北洋军阀的军队和国民党新军阀的军队,有着深刻的了解。他认为,旧军队就是军阀争权夺利的工具。士兵都是穷苦出身的农民,在军阀的驱使下为其私利不断争斗,最后受苦的还是老百姓。从旧军队中走出来的朱德对遭受兵灾匪患的老百姓十分同情,认识到为军阀卖命很没有价值,作为军人再不能这样盲目地打不明不白的仗。【参见《朱德年谱》(新编本)(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42页。】这促使他反思:打仗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建立一支怎样的军队?培养怎样的兵士?

朱德反复对比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和中国辛亥革命后的状况,认为中国的革命一定存在着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革命就不可能成功。“用老的军事斗争的办法不能达到革命的目的”【朱德:《辛亥革命回忆》,《人民日报》19611010日。】,所以要探索革命的新道路,不能依靠旧军队。“从前中国革命没有很好的革命军队,使革命经常流产。大革命时,中国革命党有了一种觉悟:没有革命的军队,便不能完成革命的任务。”【《朱德军事文选》,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版,第241页。】旅欧期间,当他在柏林参加红色前线战士同盟组织的20多万人阅兵式和野营军事训练后,看到人民群众捐献的大量食品等物资时,认为这是一支强大的工人阶级军队,认识到“革命要取得成功,要有人民的军队,还要有人民的支持”【《朱德年谱》(新编本)(上),第65页。】。

朱德认为,历史上的军队不外乎两种:“一种,是把人民组织起来,武装起来,训练起来,保卫人民利益,替人民服务的军队。另一种,也是把人民组织起来,武装起来,训练起来,但其目的,是为了保护大地主、大买办、大银行家极少数人的利益,来压迫人民、剥削人民、奴役人民。”【《朱德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157页。】后者就是旧军队所做的事情。在国民党军队中当兵,只是替国民党军阀争权夺利当炮灰,拼性命。由于苏维埃政权是工农兵自己的,红军战士都分得了土地,红军战士是为争取自己土地革命的利益而战。

首先,人民军队必须接受党的绝对领导。朱德深刻认识到,国民党实质上实行的就是“以军治党”,蒋介石把军队作为私人的势力,虽然称为国军,但都是以军事来统御,最终走上背叛孙中山“三大政策”、叛变革命的道路。红军应该“无条件地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才能正确地配合全国的革命力量,了解全世界革命运动进展的程度与中国革命的关系,定出完全有利于革命的策略,坚决地去执行和完成”【《朱德选集》,第2页。】。“要造成铁的红军,必须使红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首先完全信仰共产党的领导”【《朱德军事文选》,第69页。】。古田会议确立了党对红军绝对领导原则。党经过红军中的政治委员与政治机关实现它的领导作用,朱德提出:“红军中的军事指挥特别是政治委员制度和政治训练的实施,必须完全由共产党领导执行”。“各级政治委员,要由最忠实、最勇敢、最坚决、最有阶级觉悟的共产党员来充当,要尽量提拔和培养最好的工人干部做政治委员。只有这样,才能巩固红军中无产阶级的正确领导”【《朱德选集》,第23页。】。在长征途中反对张国焘分裂主义错误时,朱德坚持军队要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之下,对张国焘的错误进行了坚决斗争。他指出:“反对国焘路线首先要反对军阀主义,不能以军治党。”【《朱德军事文选》,第243页。】

其次,人民军队应该成为无产阶级的军队。确定红军的阶级性,是创造铁的红军的最基本条件。朱德认为,“红军是工农的军队,也可以说是一切劳苦群众的军队”。“红军的组织成分必须有充分的阶级性,就是工农劳苦群众才有资格来当红军”,“它的军事干部特别是政治领导干部,应该把先进的城市无产阶级出身的放在第一列”。【《朱德选集》,第1页。】红军应该是无产阶级自己的军队,而且是自觉地为本阶级的利益而奋斗的。他强调:“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是为贫苦人民大众谋利益的”【《朱德年谱》(新编本)(上),第110页。】。“红军是代表广大劳苦大众的利益的,白军是代表地主、土豪、资本家的利益的。我们当红军就是为了解放广大劳苦大众的”【《朱德传》(修订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329页。】。只有被压迫的工农分子,才会积极为本阶级的解放而奋斗。“有了阶级觉悟,无论物质条件怎样差,和敌人一交手,他还是很勇敢。因为他要为本阶级服务,要同敌人拼命。这种勇敢,是整个部队的勇敢,又是阶级的勇敢”。【《朱德选集》,第100页。】确保红军的阶级性和政治上的纯洁性,才能保持红军的人民军队性质。“它是人民的,因为它是从人民当中来,始终是为人民的解放和幸福而奋斗。”【《朱德选集》,第158页。】

再次,人民军队必须是人民的军队。古田会议决议规定,“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明确了红军是无产阶级性质的人民军队。新型人民军队与旧军队的最大区别,是破除了士兵被雇佣的心理定位,感觉到“不是为他人打仗,而是为自己、为人民打仗”。抗战时期,朱德指出,有两条不同的军事路线严重影响到军队的建设。一条是国民党单纯防御的军事路线,“主张保留中国军队的旧制度、旧习惯、旧战术的老一套,拒绝根据抗日战争的新条件加以改革。这样,就便利少数人长期窃据兵符,把军队当作压迫人民、厉行专制的工具”【《朱德选集》,第154页。】。另一条就是共产党从全民总动员、团结一切抗日力量,从团结军民、团结官兵出发的中国人民的抗日的军事路线,对军队加以改革,实行人民军队的路线,使军队成为抗战的模范。

二、必须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实行官兵平等,军民一致

古田会议确立了政治建军的原则,通过不断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克服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树立无产阶级思想领导,使红军同一切剥削阶级的军队从根本上区别开来。

朱德在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作关于红军建设的报告中,提出红军建设中的各项任务,强调要扩大和巩固红军,要加强红军的政治工作和军事教育。【参见《朱德年谱》(新编本)(上),第366页。】“如果没有政治工作,没有党和无产阶级的领导,是不会有红军的。红军因有政治工作才保证能为本阶级利益而牺牲,才是英勇无敌的百战百胜的红军。”【《朱德军事文选》,第153页。】他特别重视对新战士的教育,“必须加强对新战士的军事、政治工作的领导和教育,使之成为政治坚定、军事熟练的好战士”【《朱德年谱》(新编本)(上),第333页。】。他强调,干部要以身作则,“用自己的阶级觉悟、政治觉悟的实际表现”,“用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去影响”士兵,“这比上正课、比有计划地去教育有时还要好”。【《朱德选集》,第101102页。】

朱德认为,红军的政治训练与资产阶级军队的政治训练是根本不同的,“资产阶级把政治训练变成为蒙蔽阶级意识的欺骗工具,变成超阶级的、完全不兑现的花言巧语”。红军政治教育的实质是阶级教育,“政治训练是启发和提高指挥员战斗员的无产阶级的觉悟,使他们认清本阶级的利益,努力于本阶级的政治任务,与敌人作决死的斗争,去达到消灭敌人、解放本阶级的目的”。【《朱德军事文选》,第69页。】红军树立了坚定信念,“就是把握着不可抵抗的无形的武器,在精神上建立了铁的红军的基础,自然可以战胜革命过程中的任何困难,经得住任何剧烈的斗争,愈斗愈奋去取得最后的胜利”【《朱德选集》,第4页。】。

19305月,朱德在总结红军中贯彻古田会议决议的经验时,归纳出革命军队管理教育的七条原则,即干部要处处以身作则,做战士的表率;要深入群众和群众化,走群众路线;要时刻关心战士和体贴战士;要学会发动战士自己教育自己、管理自己;说服教育重于惩罚;宣传鼓动重于指派命令;赏罚要分明。【参见《朱德年谱》(新编本)(上),第178页。】

朱德认为,“练兵必先从政治着手”,“练心就是做政治工作,启发战士们的阶级觉悟,使他们从不觉悟到觉悟”。【《朱德选集》,第102103页。】但有些同志不懂得这个道理,受旧军队影响,还是与国民党军队那样的练法差不多。旧军队的“练兵练心”,是要士兵完全向着封建地主阶级,忘记自己本来的阶级,反过来替他们去压迫工农。人民军队却不是这样,而是要启发战士们的阶级觉悟,要战士们了解自己属于什么阶级,受到怎样的压迫和剥削,为了解除自己和人民所受的压迫剥削,要怎样团结起来,练好本领。只要战士们的政治觉悟提高了,其阶级友爱、互相帮助的精神也就出来了。红军之所以有战斗力,不仅是靠军事技术的条件来决定,“最主要的是靠红军的阶级政治觉悟、政治影响,发动广大工农群众,瓦解敌人的军队”【《朱德选集》,第6页。】来提高。旧军队在这些方面根本做不到,只有在人民军队中才感受到“真是回到了家里,回到了很快乐的家庭”。许多国民党士兵加入到人民军队后,经过教育,“懂得只有在革命军队里才有出路,他不但不跑,而且还拼命干”。【《朱德选集》,第105页。】

朱德与党和人民军队的其他领导人都明确阐述过“政治工作是红军的生命线”【《朱德军事文选》,第153页。】的思想,把政治思想工作提到很高的地位。抗战期间,朱德更提出政治战争的思想,他认为,没有政治要素的战争是没有的,应当认识政治要素在战争中的重要地位。朱德强调:“只有以同一政治目标,完全站在保卫民族、国家和人民的立场上,不惜牺牲自己的身家性命以求得抗日民族自卫战争最后胜利,才能把抗日游击队团结成为坚强的队伍,才能号令如山,上下一致。”【《朱德选集》,第41页。】党的七大上,朱德更是提出“政治工作是军队的灵魂”:“八路军、新四军既把为人民服务、保卫祖国作为宗旨,则政治工作便成为这种军队的灵魂。”【《朱德选集》,第170页。】两种不同的军队,不可避免地形成两种不同的政治工作。比如,在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队中的政治工作,其目的在使官兵盲从、听话,所以在旧军队中不仅不进行全民抗战教育,而且进行反共反动教育。又如,在旧军队中实行黑暗的特务统治,凡是官兵中有进步思想的人,都被视为危险分子,有被开除、逮捕甚至被暗杀的危险。其目的在于麻痹士兵的政治自觉性,养成士兵的盲目性,在于使军队和人民隔绝,并压迫人民。

在部队管理方面,也有了很多新办法。在旧军队中,军官以训练为名对士兵打骂、体罚、虐待甚至杀戮。官长与士兵生活相差甚远,官长做生意挥霍,而士兵则衣不暖身,食不饱肚。人民军队不同于旧军队的显著特征,就是政治上的平等,官兵一致。从1927年创立人民军队以后,就建立了士兵委员会,完全废除了打骂制度,实行官兵完全平等,坚决反对军官压迫士兵或上级压迫下级的行为。红军之所以能够克服困难,除了党的领导作用外,就是全军上下,官兵一致,认识到战胜困难是自己的事,自己是当家作主的主人。这是人民军队与旧军队的重要区别之一。

朱德认为,军事民主“就是要下面经常对上级提意见,上面要经常倾听下面的意见和建议,并加以研究,把所有好的意见和建议集中起来,再拿到下面去实行”【《朱德选集》,第237页。】。“人民的军队,内部是民主的,是官兵一致的,它对军队以外的人民,也是民主的,是军民一致的,所以能够一扫军阀制度。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军队,内部要用压迫制度和欺骗方法,不如此,就无法叫由人民出身的最大多数的官兵去做反人民的事情;它对军队以外的人民,当然要压迫,不如此,就不成为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压迫人民、剥削人民、奴役人民的工具了。所以,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军队,不但要保持军阀制度,而且要发展军阀制度,干脆用更野蛮、更无耻的法西斯制度来统御军队。国民党内的反动的统治集团,现在正在努力做这项工作”【《朱德选集》,第157158页。】。所以,朱德提出应将全国其他军队“改造为人民的军队,而不成为任何私人压迫人民的工具”【《朱德选集》,第159页。】。抗日战争时期,在部队开展了尊干爱兵运动。解放战争时期,进行了新式整军。人民军队“彻底破坏了几千年来军队中的压迫制度”【《朱德选集》,第163页。】。

人民军队“必须与群众密切地联合起来”【《朱德选集》,第3页。】。朱德领导的赣南三整,主要是围绕军民关系展开,一方面要求官兵严格遵守群众纪律,禁止侵犯百姓利益;另一方面要求干部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带头做群众工作,密切军民关系。不管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还是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朱德都十分重视军队走群众路线的问题,就是充分相信群众,紧紧依靠群众,开展广泛的人民战争。“我们一切力量都出于群众身上,一切办法也都由群众创造出来。我们依靠居民中的群众与军队中的群众的力量,战胜了敌人,战胜了一切困难。我们没有别的本事,我们的本事就只有同群众密切结合在一起。”【《朱德选集》,第94页。】在部队中不断加强群众观点,遇事走群众路线,同群众打成一片,做到思想一致,行动一致,那我们就一定能把部队带好,带成一支模范的队伍。【参见《朱德选集》,第210页。】

人民军队把政治工作作为革命军队的生命线,确立政治领导军事的原则,彻底从政治上改造军队,保证军队建立起各种革命的制度。这一切都彻底打破了中国旧军队的历史传统,在坚持政治领导的基础上完成崭新的革命军队的建设,使军队真正成为人民自己的武装力量。

三、必须加强组织纪律性,加强军事训练

朱德历来强调部队要有严明的纪律。他提出:“凡违反军风纪者,无论大小,必于查究”,以“使红军精神及主旨深入于一般群众”。【《朱德军事文选》,第10页。】因为“红军的纪律是根据整个的阶级利益、革命利益和革命斗争的必需而制定的。红军的纪律,指挥员与战斗员都是一样地遵守,与白军的纪律专为压迫士兵而设,绝不相同。红军的纪律绝不依靠打骂来维持,而是建筑在无产阶级的团结上面,用自我批评的精神、教育的精神,互相督促和勉励,达到自觉遵守纪律”【《朱德选集》,第5页。】。红军的纪律,最重要的是群众纪律。革命军队纪律的基础应建立在:第一,全体军人对于革命事业抱有无限的忠诚与自我牺牲精神。第二,在军内,上下一致,以对革命事业之热爱,相互爱护,服从命令,遵守军纪。在军外,军民一心,绝对服从党的领导,遵守政府法令。第三,指挥员关心部下,甘苦共尝,以身作则。朱德认为,“革命军队纪律的维持与执行,主要在于教育,奖励与惩戒都不过是教育的一种形式。……赏罚公正严明,是革命军队中执行纪律的守则。……自觉地遵守纪律,也只有在革命军队中才能真正实现”【《朱德选集》,第8990页。】。

红一方面军在建宁时,曾发生总经理部干部打士兵耳光的事件,朱德以中革军委主席名义与副主席王稼祥、彭德怀发布通令,指出:“打人,是军阀压迫士兵群众的一种残酷行为,红军中早已通令废止”,认为红军中此种行为“完全是军阀残余习气,是破坏了红军制度”。【《朱德年谱》(新编本)(上),第298页。】最后决定对殴打士兵的干部给予记大过处分,以严明纪律。

朱德特别强调人民军队要严格执行命令。他指出,“坚决而迅速地执行上级的命令,是工农红军战胜一切敌人的一个最基本最主要的条件,一切对上级命令的迟疑甚至不执行,都是红军纪律的破坏者,是绝对不容许的”【《朱德年谱》(新编本)(上),第305页。】。“红军军人坚决执行号令,是战胜阶级敌人的重要条件之一。因为战时负有各种任务的大军,分布于广大的战场,各处境遇不同,而要一切指挥员、战士们都向着一定的方针,一致地动作起来,必须有统一动作的号令,且必须服从此种号令,才能成功。”“如查有继续过去恶习、藐视号令、不予传达和督促实行者,应立即执行纪律,予以处罚,以资警惕。”【《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0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第200201页。】

朱德认为,人民军队必须实行“极其严格的军事纪律和群众纪律,这个纪律是建筑在自觉的基础之上的,官兵一体服从纪律,绝无例外”【《朱德选集》,第163页。】。一是执行群众纪律,做到“三不走”“四不进”等;二是经济纪律,不抢战利品,一切缴获归公,不搜俘虏腰包;三是指挥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坚决完成任务。为此要加强对干部、战士的政策和纪律教育,各级干部起模范作用,并严格管理、检查,还要认真追究责任,赏罚分明。【参见《朱德选集》,第257258页。】人民军队遵守纪律特别强调干部以身作则,而且是官兵一视同仁,而国民党军队则“只许州官放火”。“我们要的是上下一致遵守的自觉的纪律。”【《朱德选集》,第107页。】

朱德强调,要“从政治工作的角度来领导提高红军的军事技术与战术”【《朱德军事文选》,第154页。】。他说:“不仅要提高干部的军事政治理论、文化水平,还要提倡干部学习技术,尊重技术,掌握技术。”【《朱德军事文选》,第779页。】军事教育训练主要是增强官兵的体力和提高官兵的技术、战术水平。在转战闽西赣南期间,红四军都仍沿用老操法训练,只注意散兵教练与射击训练。后来朱德在部队中推行从苏联带回的“新战术”,即苏联的操法,使训练有很大进步。他要求通过对新战士的教育、老战士的加强训练、专门技术人才的养成等多种方法,来提高红军军事技术。【参见《朱德年谱》(新编本)(上),第345页。】

四、结语

朱德认为,“真正的人民军队”,是在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具备了民族的、人民的、民主的特点:“它是民族的,因为它始终站在反对外国侵略者的立场,具有保卫祖国的至高无上的热情。它是人民的,因为它是从人民当中来,始终是为人民的解放和幸福而奋斗。它是民主的,因为它是军民一致和官兵一致的。”“这种人民的军队是真正的民主国家的军队,是具有最高度政治觉悟的军队,是真正有战斗力的军队。”【《朱德选集》,第158159页。】但国民党军队却不是这样,本来它在抗战期间,“是有充分的余裕可以力求进步”,但国民党当局逆历史潮流而动,积极推行反共政策,进行反共反人民的活动,“于是国民党在敌后的军队,就经不起考验,不是站不住脚,就是变为伪军”。【《朱德选集》,第140140141页。】国民党军队愈来愈弱,在正面战场节节溃败也就在情理之中,“证明了任何反人民的军队在敌后都站不住脚”【《朱德选集》,第147页。】。与此形成鲜明对比,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等是代表人民的,是民族的、人民的、民主的,所以力量不断壮大,坚持了英勇的敌后抗战,成为全国军队的模范。“其抵抗的极端英勇,其对所受苦难的极端坚忍,其牺牲的极端壮烈,实是代表了中华民族最浩大的正气”【《朱德选集》,第149页。】。

朱德人民军队建设思想,是朱德在深刻认识旧军队弊病和问题的基础上,把马克思主义的建军原则和思想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并不断总结中国革命斗争的经验教训,从实现党的绝对领导、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加强组织纪律性等方面,对如何建立和建设一支新型人民军队而进行的深入思考和科学回答。它对新时代人民军队建设依然有着重要借鉴和指导作用。

(本文作者:王盛泽,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研究员,福建福州350003

(责任编辑:刘志辉)

(来源:《党的文献》2018年第2期)

打印】        【关闭】        【TOP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