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朱德研究
朱德坚强革命意志的三个侧影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7-08-24 来源:
    

朱德坚强革命意志的三个侧影

李振

 

[摘要]在朱德为中国革命事业奋斗的一生中,他所表现出的坚强革命意志,是具有鲜明个性特征的精神风范。在前途未卜的建党初期,他怀揣救国救民的理想情怀,舍弃名利,执着寻党入党,成为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在南昌起义的危局中,他挺身而出,自觉担当,聚拢队伍,转战湘南,保存下革命火种;在长征的险途中,他不计安危,坚定立场,与张国焘分裂活动进行斗争,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朱德的坚强革命意志永远值得我们铭记和学习。

 

在为中国革命事业奋斗的一生中,朱德留下的丰富光辉业绩和宝贵精神财富,值得我们不断学习。其中,坚强革命意志是朱德诸多精神风范中具有鲜明个性特征的一个重要表现。毛泽东曾以“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朱德传》(修订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463页。】,来称赞朱德的坚强革命意志,确为精辟概括。回顾朱德的革命历程,我们会看得更加真切:在前途未卜的建党初期,他舍弃名利,执着寻党入党;在南昌起义的危局中,他挺身而出,保存下革命火种;在长征的险途中,他不计安危,与张国焘分裂活动进行坚决斗争。

一、“抛弃了旧我,开始了最有意义的革命的新生”

方向决定道路,道路决定命运。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上,怀揣救国救民的理想,朱德经历了从一个爱国者、民主主义者到成为一名共产主义者的转变过程。朱德寻党入党的经历,是党史上的一段佳话,也是朱德革命历程中具有转折性意义的一次道路选择,更是体现其坚定理想信念和坚强革命意志的一个典型事例。

朱德的坚强革命意志,蕴含着救国救民的爱国情怀。无数共产党人的经历表明,如果没有对国家、民族、人民命运的高度责任感,就不可能有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了解和对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坚定追求。早在青年时代,朱德就萌发了反抗压迫、追求光明的思想,立下了拯救民众于水火的志向。1906年,20岁的朱德在顺庆府中学堂毕业时,写下了“祖国安危人有责,冲天壮志付飞鹏”的诗句,抒发了有志青年忧国爱国的豪迈情怀。1909年,他毅然辞去小学教职,投笔从戎,尝试从军事入手,使中国强盛起来。在云南陆军讲武堂求学期间,朱德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积极投身到推翻清朝封建统治的革命活动。在辛亥革命和护国战争中,朱德驰骋沙场,屡立战功,成为了滇军著名将领。然而,现实表明,辛亥革命和护国战争的胜利,并没能真正解决中国的问题,人民依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道路走不通,中国的出路在哪里?志士仁人只能在黑暗中继续摸索。朱德一度感到自己“陷入了一种怀疑和苦闷的状态,在黑暗中摸索而找不到真正的出路”【《朱德传》(修订本),第50页。】。但是,即使处于迷茫和苦闷的状态,朱德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救国救民的初衷,他吟诗抒志,涉猎史书,寻友论道,仍在不停地思考,不断地寻找拯救中国的真正出路。

在寻党入党的过程中,朱德坚定的革命意志体现为一旦发现马克思主义是解决中国问题的科学理论后,便开始了对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矢志不渝的追求。俄国十月革命的爆发和我国五四运动的兴起,使朱德在徘徊和苦闷中看到了希望。中国革命形势继续向前发展,朱德的思想也在继续向前发展。在接触学习吸收了大量的新思想、新文化后,结合自身的经历,朱德开始感到“有必要学习俄国的新式革命理论和革命方法,来从头进行革命”【《朱德传》(修订本),第50页。】。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一年,朱德在北京与良师挚友孙炳文重逢,得知中国共产党成立的消息和党的纲领主张,一直苦苦思索救国救民道路的他,感到“只有这个党才能给苦难深重的中国指明出路,决心要找到这个党,并成为它的一名成员”【《朱德传》(修订本),第60页。】。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党领导工人阶级登上政治舞台开展斗争并展示了自己的巨大力量,使朱德进一步认识到中国共产党代表着中国真正的希望和未来,他寻找党、参加党的愿望变得日益强烈。

客观地说,在那个时间节点,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非常考验胆识和勇气的选择。当时,中国共产党还处于创建初期,一年前成立时,在全国范围内只有50多个成员。这个成立仅一年的政党的前途命运如何,很多人心里都在打问号。即使是党的负责人陈独秀,也曾坦承在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胜利到来之前,等待中国共产党人的会是无数的艰难困苦。而且,当时上海的白色恐怖相当严重,公开自己是共产党员的身份,将面临被逮捕、甚至是杀头的危险。相比之下,在军阀割据的环境下,朱德作为成名已久的军事将领,多次受到地方军阀高官厚禄的邀请。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随时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事实上,在那个时候,“像朱德这样在旧军队中有着很高地位的人要求参加中国共产党,这在以前还不曾有过”【《朱德传》(修订本),第61页。】。但是,朱德探寻和追求的不是个人的享乐之路。革命理想高于天,在旧军队的荣华富贵和为国为民的艰难困苦之间,他坚定地选择了后者。

然而,朱德入党的道路却是一波三折。曲折的入党经历,既是党进一步了解、考验朱德的过程,也是朱德对党的认识和对共产主义的信仰进一步加深的过程。最终,朱德得到了党组织的认可,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抛弃“旧我”,开始了“革命的新生”。

1922年,朱德在孙炳文的陪同下来到上海,见到了党的创始人陈独秀。不想,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却被陈独秀否决。陈独秀认为,像朱德这样的人,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和真诚的申请。【参见《朱德传》(修订本),第61页。】陈独秀的冷淡态度,表明他对这位旧军队的高官是存疑的。而这次不顺利的入党申请经历,则给朱德留下深刻记忆。他在十多年后谈到这段经历时说:“我感到绝望、混乱。我的一只脚还站在旧秩序中,另一只脚却不能在新秩序中找到立足之地。”【(美)艾格妮丝·史沫特莱:《伟大的道路——朱德的生平和时代》,梅念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79年版,第175页。】

“绝望”“混乱”,说明了朱德当时的心境。一般的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也就放弃了入党的想法。但是,经过反复比较,朱德已经对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有了坚定执着追求,对革命有着坚强意志。国内入党的道路走不通,那么就去国外再学习,再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29月,朱德在上海乘坐“安吉尔斯号”邮轮前往法国。到达巴黎后,朱德听说中国留法学生中已经建立了中国共产党的旅法组织,而主要的组织者周恩来已经到了德国的消息,便又乘上了驶往德国的火车。1022日,朱德到达柏林,找到周恩来,同他作了彻夜长谈,详细叙述了自己的身份和经历,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请求。年底,在周恩来、张申府的介绍下,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马克思的故乡实现了自己的入党愿望。多年后,朱德回忆起入党时的心情,还是那么激动:“当时我真高兴极了。从此,我抛弃了旧我,开始了最有意义的革命的新生。”【《周恩来军事活动纪事(19181975)》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5页。】

二、“要革命的跟我走”,“最后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任何一项事业的成功,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甚至要经历许多难以想象的艰险曲折。中国革命同样如此,但是,越是在革命遭到严重挫折的危急关头,越是在极端艰难的时刻,越能考验出一个人是否具有坚强的革命意志,是否能够做到责任担当。朱德在南昌起义后危局中的表现,是一个具有坚强革命意志和高度自觉责任担当的共产党员的典范。

在南昌起义主力部队攻打潮汕失败后,余部面临瓦解的危急时刻,朱德挺身而出,凭借着坚定不移的革命意志、高度自觉的责任担当,保存下了革命的火种,率部转战千里,发动湘南暴动,最后率众奔向井冈山,与毛泽东胜利会师,书写了中国革命史上的一段传奇。

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中共武装反抗的第一枪。起义时,在政治领导方面,有周恩来等老资格的党内活动家主导大局;在军事指挥方面,有叶挺、贺龙等握有实际武装的军事将领负责具体事务;相对而言,朱德的任务是设法拖住国民党军两个团的团长,以保证起义的顺利进行。用周恩来的话讲,朱德在南昌起义中发挥的是“参谋”和“向导”的作用。【参见《朱德传》(修订本),第91页。】在起义部队按照计划撤出南昌,南下广东,继而三河坝分兵后,朱德的任务是率领4000人留守三河坝,掩护周恩来、贺龙、叶挺率领的南昌起义主力部队进军潮汕。在朱德正确的军事指挥下,起义军将士在敌军的重兵包围下英勇作战,经过三天三夜的顽强阻击,大量地杀伤敌人,胜利完成了掩护主力进军潮汕的任务。

可是,一个沉重打击却突如其来,前方传来了潮汕起义失败的消息。刚刚从三河坝恶战中脱身的革命部队一下子陷入了混乱,一些指战员也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本来想去潮汕会合主力,现在主力部队已经失败,潮汕是去不了,该往哪里去呢?大革命失败后,全国革命处于低潮,一时之间似乎并没有一个好去处。一支孤军,一无给养,二无援军,前路未卜,形势异常严峻。多年后,粟裕回忆,那时,“这支部队的处境极端险恶。敌人的大军压境,麇集于潮汕和三河坝地区的国民党反动军队有五个多师,共约四万人左右,其势汹汹,企图完全消灭我军,扑灭革命火种。从内部来说,我们的部队刚从各方面会合起来,在突然遭到失败的打击之下,不论在组织上和思想上都相当混乱”【《人民日报》1978121日。】。

革命事业的生死关头,是考验一个人是否真正具有坚强革命意志的关键时刻。在严峻的处境下,一些人离队了;一些留下来的人又在散布失败情绪,甚至要求解散部队。南昌起义留下的这点革命火种,随时有熄灭的可能。危急关头,朱德挺身而出,勇担重任。

按说,组织要求的三河坝阻击任务完成了,现在又失去了与党组织的联系,他完全可以选择自行离开,另寻出路,或者等待上级的新指示,或者等待革命形势的好转,再重新寻找党组织。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人站出来,去讲清形势,指明方向,这支队伍可能就散掉了。朱德有着高度自觉的责任担当,为了革命事业,他责无旁贷。

于是,他在天心圩整顿部队,召开军人大会,说明革命形势和任务,指出“最后胜利一定是我们的”【《朱德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394页。】,鼓舞革命将士的情绪,坚定他们继续革命的信心。朱德说:“同志们,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他充满信心地告诉将士们:“大家要把革命前途看清楚。一九二七年的中国革命,好比一九○五年的俄国革命。俄国在一九○五年革命失败后,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暂时的。到了一九一七年,革命终于成功了。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也是黑暗的,但黑暗也是暂时的。中国也会有个‘一九一七年’的。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你们应该相信这一点。”【参见杨至诚:《艰苦转战》,《星火燎原·选编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1979年版,第111页。】借用俄国1905年和1917年革命的例子,朱德给将士们展望了光明的前景:暂时的黑暗终将过去,革命的胜利一定会到来。在当时混乱的局面下,人们普遍地渴望通过权威决策来消除危机带来的不确定感,而朱德的这番讲话和态度,无疑给起义队伍撑起了擎天之柱,安下了定海神针。在朱德坚强革命意志和坚定胜利信心的感召下,通过整顿和改编,起义队伍中的思想混乱、人心涣散局面得以扭转,不坚定的人走了,革命的精华保留下来,队伍面貌焕然一新,尽管人数少了,战斗力反而更加强大了。当时,恐怕没有人会想到:在这个800人的队伍里,走出了新中国的三位元帅和一位大将。

一个人的一生中,对发展起关键作用的机遇往往就是那么一两次。在历史机遇的重大选择面前,做对了,把握了机遇,一个人的发展道路可能会就此有一番新的天地。在天心圩,面对革命的低潮,朱德以坚定不移的革命意志和高度自觉的责任担当,鼓舞了大家,把队伍带出了绝境,保存下了南昌起义革命的火种,就此,得到了大家的衷心爱戴。陈毅后来回忆:“这时候,朱德同志才成为这支部队的领袖。朱德同志在南昌暴动的时候,地位并不重要,也没人听他的话,大家只不过尊重他是个老同志罢了。”【陈毅:《关于八一南昌起义》,《近代史研究》1981年第2期。】天心圩之后,朱德成为了这支起义部队的“主心骨”。在朱德的领导指挥下,队伍转战湘南,发动湘南起义,建立了六个县的苏维埃政权,大大发展了自身的武装力量。后来,这支队伍在19284月同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在井冈山胜利会师。从此,开始了“朱毛”传奇在中国革命史篇章上的书写。

三、“我赞成中央北上抗日的方针,手只能举一次”

一个政党在思想、组织和路线上真正成熟,需要经历足够的时间和淬炼。百炼成钢,生铁在锤炼过程中,丢失的是残渣废料,保留的是钢铁精华,而且经过反复磨炼,才更加坚硬。中国共产党也是百炼成钢。在早期发展史上,由于经验不足等原因,年幼的共产党人也犯下一些“左”或右的错误,给党的事业造成损失。比如,因为“左”的错误思想的指导,导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战争最终失败,红军主力被迫长征。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在党中央的统治,实现了生死攸关的转折,并与红四方面军在懋功胜利会师,却又发生了张国焘分裂主义的危机。在这场危机中,朱德坚决拥护党中央北上抗日的主张,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和红军的团结,与张国焘分裂主义进行了坚决斗争,其坚强革命意志充分体现为无限忠诚、光明磊落的坚强党性和大智大勇的革命斗争精神。

在张国焘分裂活动充分暴露之前,朱德积极服从党组织的安排,不计个人安危,去张国焘领导的左路军工作,为避免红军的分裂而努力做工作。1935625日,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以北的两河口会师。第二天的两河口会议决定红军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创造川陕甘革命根据地。在会议上,张国焘口头上表示同意,但自恃人多枪多,个人政治野心进一步膨胀,不久后即提出南下四川、西康的方针,给两军会师后的行动蒙上了阴影。8月初,中央军委决定将红一、四方面军混合组成左右两路军北上。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率中共中央机关和前敌指挥部随右路军行动。朱德、张国焘、刘伯承等率红军总部随左路军行动。朱德向来待人宽厚,善于做团结工作。他虽然深知张国焘是一个“一贯以个人为出发点”的“独裁者”,“凡是反对他的,都会遭到他的征服,或者被赶走了,或者被杀掉了”【参见《朱德传》(修订本),第420页。】,但为了革命工作需要,他仍坚决服从党组织的决定,和刘伯承率红军总部赴左路军集结地,与张国焘共事,并多次利用工作机会,劝说张国焘要服从中央决定,共同北上,维护革命队伍的团结。

在张国焘的分裂阴谋暴露之后,朱德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与张国焘分裂主义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即使是身陷逆境,朱德仍“像中流砥柱那样,坚持原则,坚持耐心说服教育”【《人民日报》19931211日。】。1935910日,中共中央得知张国焘背着中央电令右路军南下、企图分裂和危害中央的情况后,为贯彻北上方针,避免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冲突,果断先行北上。北上后,党中央多次致电张国焘,敦促他北上抗日,指出“向南则敌情、地形、居民、给养都对我极端不利,将使红军陷于空前未有之困难环境”【《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共党史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6年版,第161页。】。但张国焘拒不受命,妄图另立中央,并将带领部队南下的阴谋强加于人。他一再逼迫朱德发表反对党中央北上的文章,朱德坚决予以拒绝,斩钉截铁地说:“我赞成中央北上抗日的方针,手只能举一次。”【《人民日报》1991121日。】105日,张国焘在卓木碉会议上,公然宣布另立以他为首的“临时中央”。在会议中,朱德不惧张国焘的威逼和一些不明真相的干部的围攻和起哄,坚定维护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的权威。为了团结红四方面军的干部,避免更大的分裂,他的发言心平气和、语重心长。朱德说:天下红军是一家。中国工农红军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是个整体。我们这个“朱毛”,在一起好多年,全国全世界都闻名。要我这个“朱”去反“毛”,我可做不到。【参见《朱德传》(修订本),第428页。】朱德一再呼吁:大敌当前,红军内部要团结。大家要冷静,找出问题的解决方法,而不是让蒋介石看红军的热闹和笑话。【参见《朱德传》(修订本),第428页。】在如此艰难的场合下,朱德能够从容冷静,沉着应对,既坚持了原则立场,又进行了说服教育,既是一种大勇气,更是一种大智慧。

卓木碉会议后,朱德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坐骑失踪,警卫员被换掉,信息被封锁,行动受限制,处于一种近似被软禁的状态。狂风恶浪不可摧。他一方面做好了“为党的利益奋斗而死”【《朱德传》(修订本),第429页。】的准备,另一方面则不放弃一切争取事态好转的机会,努力促使两支革命力量重新汇聚在一起。对于张国焘,朱德“一直在警告他,开导他,制约他”,规劝张国焘“要服从党中央的领导”,“不能另起炉灶”,“闹独立性”,因而张国焘“心里老是打鼓”,不敢在分裂道路上“走得更远”。【参见徐向前:《历史的回顾》(中),解放军出版社1985年版,第475页。】张国焘在回忆录里也承认,“顾到朱德所说留下转圜余地的意见”,不敢把事情做绝。【参见《朱德传》(修订本),第438页。】对于红四方面军指战员,朱德在同他们接触时,总是多讲他们的长处,多说鼓励的话,并推心置腹地以诚相待,受到了红四方面军指战员的拥戴,一些因不明真相当面辱骂过他的人也逐渐改变了态度。此外,朱德还注意保护那些因坚持原则、反对南下分裂而受到张国焘迫害的指战员,避免更多的悲剧发生和红军力量的损失。

在朱德“一手讲斗争,一手抓团结”【参见徐向前:《历史的回顾》(中),第474页。】和广大红军将士的团结努力下,转圜的机会终于到来。一方面,19361月,归国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张浩致电张国焘,表示“共产国际完全同意中国党中央的政治路线”,不承认张国焘自立的“党中央”。共产国际的态度对张国焘有很大的约束作用。另一方面,红四方面军南下后,在作战中伤亡很大,张国焘的分裂行为,在红四方面军中也越来越不得人心。此外,红二、四方面军会师后,同张国焘斗争的力量得到了进一步增强。于是,朱德敏锐抓住转机,结合党中央以协商方式解决问题的允诺,取得了与张国焘斗争的主动,促使张国焘在66日宣布取消其另立的“中央”。张国焘分裂党中央的活动最终以失败告终。

在与张国焘分裂主义斗争的过程中,朱德“尽管身处险境,却大义凛然”【《人民日报》20161130日。】,对张国焘的错误行为进行了毫不妥协的斗争。朱德坚决拥护和执行党中央北上抗日的正确方针,维护党和红军的团结统一,团结红二、四方面军将士,最终实现了红军三大主力在西北的会师,取得了长征的胜利。“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正是毛泽东对朱德在这场复杂斗争中的表现的高度评价。

小结

朱德的革命一生,其伟大业绩举不胜数。本文所述朱德寻党入党、保存南昌起义革命火种、与张国焘分裂主义作斗争,只是朱德革命奋斗历程的三个侧影。透过这三个侧影,我们深深感受到朱德所具有的坚强革命意志。在寻党入党的过程中,朱德的坚强革命意志表现为救国救民的爱国情怀和追求真理、不忘初心的坚定信念;在保存南昌起义革命火种的过程中,表现为对革命胜利的坚定信念和高度自觉的责任担当;在与张国焘分裂主义斗争的过程中,表现为无限忠诚、光明磊落的坚强党性和大智大勇的革命斗争精神等等。朱德的坚强革命意志,永远值得我们铭记和认真学习。

(本文作者李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助理研究员,北京  100017

(责任编辑:樊宪雷)

(来源:党的文献》2017年第4期)

打印】        【关闭】        【TOP
相关文章: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