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毛泽东思想研究
重温毛泽东的人口思想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7-03-13 来源:
    

重温毛泽东的人口思想

赖林嵩

 

毛泽东的人口思想,是毛泽东在革命和建设实践中,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观察和解决中国人口问题的产物。毛泽东关于人口和计划生育的理论和观点,凡经过实践检验证明是正确的,都是毛泽东思想的组成部分,依然是我们认识人口规律和解决人口问题的思想武器。

我们研究毛泽东的人口思想,应该采取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从实际出发,进行全面的、科学的分析,把毛泽东正确的思想,同他在特定历史条件下讲得不正确的论断、同他在晚年所犯的错误区分开来,作为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予以继承和创新。运用它的立场、观点、方法,来研究新形势下的新情况,解决新问题。

人类本身的生产要与社会的生产相适应,实行计划生育

毛泽东在早期革命活动中,就十分注意和重视人口问题。19184月,毛泽东在湖南长沙和蔡和森、萧子升等发起成立新民学会。1920121日,他致信蔡和森等说:“据和森的意见,以为应用俄国式的方法去达到改造中国与世界,是赞成马克思的方法的。”他对和森的主张“表示深切的赞同”。1921121日,毛泽东致信蔡和森指出:“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这是事实,不像唯理观之不能证实而容易被人摇动。我固无研究,但我现在不承认无政府的原理是可以证实的原理,有很强固的理由。”其中的一条就是他1920121日致蔡和森等信中所说的:“这种社会状态是定要造成人类死率减少而生卓加多的,其结局必至于人满为患。如果不能做到(一)不吃饭,(二)不穿衣,(三)不住屋,(四)地球上各处气候寒暖和土地肥瘠均一,或是(五)更发明无量可以住人的新地,是终于免不掉人满为患一个难关的。”

可以看出,毛泽东早年就选定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作为“改造中国和世界”的行动指南,并且用它来观察人口问题。不仅从政治上,而且从人类自身生产方面,指出了都不能搞无政府主义,显露出他唯物史观人口思想的锋芒。在往后的长期革命斗争中,毛泽东做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搞农村调查,特别强调要做好人口和土地状况的调查。在各个时期,都有关于人口问题的精辟论述。

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为新华社写了《唯心历史观的破产》的评论(1949916日),深刻批驳了美国艾奇逊用马尔萨斯人口论的观点来阐释中国革命和中国社会发展问题的谬论。毛泽东指出,按照艾奇逊的观点,中国人口太多了,饭少了,发生革命。国民党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共产党也不见得能解决这个问题。“中国是毫无出路的,人口有了四亿七千五百万,是一种‘不堪负担的压力’,革命也好,不革命也好,总之是不得了。”毛泽东指出,没有解决吃饭问题,完全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政府残酷无情的压迫和剥削的结果,而不是什么人口过剩。他进而指出:“中国人口众多是一件极大的好事。再增加多少倍人口也完全有办法,这办法就是生产。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如像马尔萨斯者流所谓食物增加赶不上人口增加的一套谬论,不但被马克思主义者早已从理论上驳斥得干干净净,而且已被革命后的苏联和中国解放区的事实所完全驳倒。”

毛泽东提出了“革命加生产即能解决吃饭问题”的著名原理。这既是毛泽东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基本原理,也是毛泽东人口思想的理论基础。毛泽东这里讲的“革命”,应赋予它一般的含义,就是泛指革除束缚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及其上层建筑,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毛泽东把人口问题与“革命”和“生产”联系起来考察和解决,把人口问题的最终解决,奠定在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坚实基础上。

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针对我国人口的发展状况,对计划生育作出精确的理论概括。19561012日,毛泽东在会见南斯拉夫妇女代表团时,有个关于人口问题的重要谈话。他说:“我们今天谈得很好,特别是接触到了人类生活本身的一些问题。”他问客人:“在南斯拉夫是否实行计划生育?”毛泽东在这里明确提出了“计划生育”这个科学新命题。他说:“过去有些人批评我们提倡节育,但是现在赞成的人多起来了。”“社会的生产已经计划化了,而人类本身的生产还处在一种无政府和无计划的状态中。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对人类本身的生产也实行计划化呢?我想是可以的。”1957227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进一步指出:“我看人类是最不会管理自己了。工厂生产布匹、桌椅板凳、钢铁有计划,而人类对于生产人类自己就没有计划了,这是无政府主义,无组织无纪律。这样下去,我看人类是要提前毁掉的。”毛泽东再次说明了人类本身生产不能无政府主义的道理,认定了人类本身生产和社会生产要有计划地协调发展。否则,难免人满为患,人类要提前毁掉。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最早提出了“两种生产”的人口原理,他指出:“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从这一原理出发,马克思说:“共同体的条件只能适应一定数量的人口。”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应有一个“由一定形式的生产条件的扩展能力所设定的人口限制”,这个限制“随生产条件而变化,收缩或扩大”。恩格斯认为,对人的生产进行调整和对人类数量增长规定一个限度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做到。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了生活资料生产和人自身的生产同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决定性因素。生活资料生产决定人自身的生产的发展;人自身的生产又反作用于生活资料生产。“两种生产”的人口原理是马克思、恩格斯人口理论的基石。

毛泽东进一步论证了“两种生产”的相互联系,揭示了人类本身生产必须适应社会生产的客观规律,把恩格斯关于只有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对人自身的生产进行调整的思想,发展成人类自身生产与社会生产一样,都要做到而且可以做到有计划生产的理论。

毛泽东讲的“社会生产计划化”,是就人类社会总体而言的,而不是专指实行计划经济的社会。计划生育不能片面地认为是计划经济的产物。计划生育是人类自身生产和社会生产要有计划地协调发展,做到综合平衡,实现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客观规律的必然要求。无论在哪种社会经济体制下,都需要并且可以实现人类生产计划化。西方一些国家早就有节制生育,只是他们往往是家庭计划。毛泽东讲的计划生育不仅要有家庭计划,而且要与国家五年计划配合起来,乃至写进国家宪法。这是最完全的计划生育。这正是毛泽东倡导的计划生育的本质。

中国人多也好也坏

毛泽东遵循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从中国国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提出了“中国人多也好也坏”的著名论断,回答了社会主义中国为什么会有人口问题。

毛泽东指出:“中国人多也好也坏,中国的好处是人多,坏处也是人多。”这是因为,人“不仅是个消费者,首先他是个生产者,生产是可以超过消费的”。人具有生产者和消费者两重性。人多是好事,是因为“人是制造工具的动物,人是从事社会生产的动物”。“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生产力是最革命的因素。生产力发展了,总是要革命的。生产力有两项,一项是人,一项是工具。工具是人创造的。工具要革命,它会通过人来讲话,通过劳动者来讲话,破坏旧的生产关系,破坏旧的社会关系。”因此,毛泽东多次说过:“我们没有别的本钱,只有一桩,就是老百姓。人多,地大,是我们的两粧本钱。”“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但是,“我们的国家有一个很大的缺点,人太多,这么多人要吃饭,要穿衣,所以现在还有不少困难”。中国的农业还是靠两只手,靠锄头和牛耕种。“农民字都不认识,还有早婚的习惯,你强迫他节育,又不行,他不能控制自己。人类还不能掌握这个劳动力的扩大再生产,几亿人口还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人多又会变成坏处。人的历史作用大小与人口数量的多少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不能混为一谈。人口数量在生产条件能适应的情况下,就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反之,超过生产条件适应的可能性,就会制约生产力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毛泽东关于“人多也好也坏”的思想,进一步阐明了人类自身生产,要与生活资料生产相适应的客观规律,说明了“革命加生产即能解决吃饭问题”的基本原理,由此得出了计划生育是适应这一客观规律和人口原理的必然措施、必由之路的结论。

毛泽东指出:“中国六亿人口的显著持点是一穷二白。”人口多,耕地少,生产力水平低。人口占全世界的四分之一,但对人类的贡献是不符合它的人口比重的。“中国从政治上、人口上说是个大国,从经济上说现在还是个小国。”这样下去,人家“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因此,中国的人口生产要与社会生产相适应,要节育,要实行有计划的生育,使我国由人口大国变成经济大国。

要研究计划生育问题,采取适当的措施

毛泽东的“计划生育”命题中,包含着十分丰富的内容,要正确理解计划生育的全面内涵。就人口生产和再生产来说,既要控制人口数量,又要提高人口质量,做到人口的均衡发展。而控制人口数量,也不只是减少数量,它包含着根据本国国情,或是节制生育,或是鼓励生育两个方面的含义。而且同一个国家,也要根据不同时期的不同情况,或是鼓励生育,或是节制生育、控制人口增长。毛泽东非常明确地指出:“总而言之,人类要自己控制自己,有时候使他能够增加一点,有时候使他能够停顿一下,有时候减少一点,波浪式前进,实现有计划的生育。”

就提高人口质量来说,毛泽东十分重视提髙人的素质,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他强调说:“我们希望人口发展,科学进步。”他指出:“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我们所主张的全面发展,是要使学生得到比较完全的和比较广博的知识,发展健全的身体,发展共产主义道德。”这里讲的是学生,实际上是对人口发展的总要求。毛泽东指出:“天上的空气,地上的森林,地下的宝藏,都是建设社会主义所需要的重要因素,而一切物质因素只有通过人的因素,才能加以开发利用。”“提髙劳动生产率,一靠物质技术,二靠文化教育,三靠政治思想工作。后两者都是精神作用。”“应当强调艰苦奋斗,强调扩大再生产,强调共产主义前途、远景,要用共产主义理想教育人民。”

毛泽东一再强调,要研究计划生育问题,要有一些办法。应当根据人民的要求,作出适当的节制生育的措施。毛泽东当年提出的措施中,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计划生育,也来个十年规划。”“夫妇之间应该订出一个家庭计划,规定一辈子生多少孩子。这种计划应该同国家的五年计划配合起来。”

2.政府可能要设一个部门,或者设一个节育委员会,作为政府的机关。

3.县以上各级党委要抓社会主义建设工作,其中包括“劳动、工资和人口”。

4.组织一个人民团体来提倡。要做到完全有计划的生育,要有一个社会力量,要大家同意,要大家一起来做。

5.抓人口问题,“在多数地方,在那个人多的地方,逐步试点、推广和普及,逐步达到计划生育。”在少数民族地区,要适当发展人口。“西藏地方大、人口少,人口需要发展。”

6.“计划生育,要公开作教育。”针对有些人听了节育宣传,认为要修改《婚姻法》,抢着结婚,毛泽东说:“还是劝说劝说。教些节育办法,要搞指导员。”“我主张中学要上课,要教育怎么样生孩子,怎么样养孩子,怎么样避免生孩子,要生就生,要不生就不要生。”

7.要研究方便群众的节育措施和工具。避孕不能光宣传,应帮助解决药费和工具。“最好能制造一种简便的口服避孕药品。”避孕药具,要送上门去,免费提供。

从六亿人口出发,实行统筹兼顾的战略方针

实行计划生育,不仅要使人口本身的生产均衡发展,而且人口与发展要综合决策,使人口本身的生产和社会的生产相协调。毛泽东提出要实行“统筹兼顾、适当安排”的战略方针。他指出:“这里所说的统筹兼顾,是指对于六亿人口的统筹兼顾。我们作计划、办事、想问题,都要从我国有六亿人口这一点出发,千万不要忘记这一点。”“我们要提倡节育,要有计划地生育。这也是统筹兼顾、适当安排的一个重要方面。”

试举毛泽东提到的关于六亿人口实行统筹兼顾战略方针的几个方面:

“我们的问题是六亿人口的穿衣吃饭问题,人多就难办事。国民经济按比例、按计划的发展这条规律大家是知道的,但究竟如何按计划、按比例,我们许多同志就不懂。”“我们必须把安排人民生活、安排公社积累和安排国家需要这三个方面的工作,同时统筹兼顾。”“我们的重点必须放在发展生产上,但发展生产和改善人民生活二者必须兼顾。”“生产好,生活好,孩子带得好,这就是我们的口号。”

“须知我国是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吃饭是第一件大事。”“全党一定要重视农业,农业关系国计民生极大。”

“农民同盟军问题的极端重要性,革命时期是这样,建设时期仍然是这样。无论在什么时候,政治上犯错误,总是同这个问题相关联的。”“在社会主义工业化过程中,随着农业机械化的发展,农业人口会减少。如果让减少下来的农业人口,都拥到城市里来,使城市人口过分膨胀,那就不好。从现在起,我们就要注意这个问题。要防止这一点,就要使农村的生活水平和城市的生活水平大致一样,或者还好一些。”

“团结少数民族很重要。”“我们的方针是团结进步,更加发展。”“我们要诚心诚意地积极地帮助少数民族发展人口,发展政治,发展经济和文化。”

“我们六亿人口都要实行增产节约,反对铺张浪费。”“要提倡勤俭持家,勤俭办社,勤险建国。我们的国家一要勤,二要俭,不要懒,不要豪华。懒则哀,就不好。”“要节省。一方面讲节育,一方面要节省,要成为风气。”

“要更多地懂得客观世界的规律。”“如果对自然界没有认识,或者认识不清楚,就会碰钉子,自然界就会处罚我们,就会抵抗。比如水坝,如修得不好,质量不好,就会被水冲垮,将房屋、土地都淹没,还不是处罚吗?”“在垦荒的时候,必须同保持水土的规划相结合,避免水土流失的危险。”

“要使我们祖国的河山全部绿化起来,要达到园林化,到处都很美丽,自然面貌要改变过来。”“一切能够植树造林的地方都要努力植树造林,逐步绿化我们的国家,美化我国人民劳动、工作、学习和生活的环境。”

寄希望于年轻一辈,总要找到解决人口问题的办法

毛泽东为解决我国的人口问题操劳了一辈子。他深情地说:“最后总要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资产阶级能做的,难道无产阶级不能做到吗?资产阶级学到的技术,无产阶级也会学到。资产阶级能达到的生产水平,无产阶级领导的国家也应当达到。资产阶级能控制人口的发展,难道马列主义者的我们不能做到吗?

19621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中国的人口多、底子薄,经济落后,要使生产力很大地发展起来,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一百多年的时间,我看是不行的。”“我劝同志们宁肯把困难想得多一点,因而把时间设想得长一点。”

毛泽东把希望寄托在年轻这一辈身上。1974525日,他在同希思谈话时说:“八亿人口要吃饭,工业又不发达。不能吹中国怎么样。”他指着在座的年轻人说,“要看他们年轻的这一辈怎么样。我已经接了上帝的请帖,要我去访问上帝。”在这一年的1229日,毛泽东在审阅国家计委核心小组《关于1975年国民经济计划的报告》时,还在“计划生育是毛主席提倡的”这句话后面,加进了“人口非控制不行”。这是毛泽东晚年对中国人口问题的最后表态。

历史已经证明,毛泽东的人口思想非常丰富,对我国的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发挥了重大的指导作用,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尽管他在人口问题上有过偏离,但正如邓小平在评价毛泽东时曾说过的:“我们当然要承认个人的责任,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分析历史的复杂的背景。只有这样,我们才是公正地、科学地、也就是马克思主义地对待历史,对待历史人物。”

我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为解决中国的人口问题,历经艰难曲折,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国家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在城乡推行计划生育,1978年,“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育”写进了宪法。1982年,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多年来,我国实施人口与发展综合决策,不断完善计划生育政策,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道路。计划生育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作者是《中国人口报》原社长兼总编辑)

(来源:《百年潮》201612期)

 

打印】        【关闭】        【TOP
相关文章: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